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二十六章 绝世妖物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一片安静的星光里,乔觉静静地听着耳边流水声。此刻他安然无恙地在星光下肆无忌惮的牵引着洒落的星辉,一点点转化为体内青炎。

     与梦魇一战,他感觉自己进步非常大,青炎从他指尖燃起,而后破空飞出,附在树干上,悄然间将那根足有三四人才能抱住的树干给弄了一个大洞。

     他身处于省城18公里的一座寺里,名天宁古寺。天宁古寺有过极盛的年华,始建于唐太宗时期,已经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随着沧海桑田的变迁,古寺曾一度湮灭于历史长河里。

     1985年,刚来到古寺的释因主持用了七年时间重修了天宁古寺,将古寺建成一座气派轩昂,规模宏伟的大型寺庙,建筑面积达到了五千平米。

     新成落的寺门巍峨壮观,四合院的佛殿肃穆清雅,大雄宝殿坐落着一尊尊佛像,四大天王双目微下垂,净水观音托净瓶,两旁十八金身罗汉,雕刻精致,神态逼真,栩栩如生,在后殿更有148尊菩萨,几乎囊括了整个西天诸佛。

     乔觉很好奇,梦魇为什么没有杀他,而是将他带进了天宁古寺。

     置身于这个寺中,他几次都想走,但都被寺里的女尼给拦了下来。

     如此过了三日,梦魇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庙里。

     “跟我来。”梦魇打量了一下他,而后携带着他走入大雄宝殿一侧的一个小门里。

     梦魇来到这个小门,从怀中取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上的铜锁,步入门内,又反手将门关上。

     刚一入这个小门,乔觉只觉得阴风不断,阵阵冷气扑面而来,与外面炎热的天气截然相反。一条幽深的长廊出现在眼前,虽然长廊两边的木椽看起来都已经腐朽不堪,可地面却是整洁干净,片尘不染。

     乔觉跟在梦魇身后,脸色渐渐凝重,一双眼睛谨慎地打量着四周。

     这条走廊死气沉沉,不见虫鸣,不见蛛网,没有半点生气。也不知过了多久,梦魇停了下来,手中黑气一点。

     吼!

     一声巨大兽吼突然从长廊尽头传来,声浪滚滚,如怒海狂涛在长廊里奔腾,吼声所到之处,长廊顶端石屑簌簌落下。

     乔觉耳边只听到吼声如雷,震得双耳嗡嗡作响,体内气血翻滚不已,他赶紧运转真元压下了体内翻滚的气血,而后指尖燃起青炎,护在了胸前。

     吼声转瞬即逝。

     只是这片刻的功夫,他就生出了掉头就跑的念头,但是梦魇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的异样,站在他身后,堵住了他的去路。

     他一咬牙,抬腿大步向前走去,过了几分钟,转过一个弯后,前方豁然开朗,一个方圆百米的大厅出现在他眼前,在大厅的最中央,悄然站立着一个女子。

     女子看着他,一头青丝遮住了她的半边脸,但从这半边脸中可以看出,这个女子容颜倾国倾城,不施半点粉黛,却胜过人间绝色无数。

     “就是这个小子吗?”女子唇边漾起一丝浅笑,如玉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在乔觉耳边响起,不觉间这个好听的声音沁入脏腑,他的心脏很不争气地跳得越来越快。

     那女子抬起头,露出整张倾国倾城的容颜,随意在那一站,就有千般妩媚,万种柔情悄然而生,乔觉从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子,一时间看得痴了。

     乔觉口干舌燥,这个女子简直就是个祸国殃民的尤物,那种流露出的媚态以及那张漂亮得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脸蛋,让人的目光根本受不住控制,只想再多看她一眼。

     “姐姐,是你找我吗?”

     乔觉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舔了舔发干的嘴唇。

     那女子一双如水般的双眸盈盈生波,静静地看着他,那种直透灵魂的眼神,将他看了个通透,这才展颜一笑,道:“呵呵呵呵,姐姐,好久没听人这么称呼我了,姐姐这个称呼很合适,今后你就叫我姐姐吧。”

     “梦魇,你先下去吧,我要和这个小家伙说会儿话。”

     女子的话语柔媚,但不缺威严,梦魇回避之后,整个大厅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小朋友,我美吗?”

     女子打量了乔觉很久,终于开口说话,不待乔觉回答,她又继续道:“可恨那个不懂风情的人儿,竟然狠心将我关在这里,整整一千三百年。”

     乔觉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一千三百年,那会儿还是唐朝,心下大惊,这个美得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女人生在大唐时期,他更搞不懂是什么样的人竟然忍心将这么美的女子关在这个孤寂的大厅里。

     “那个薄情郎,枉我一直将他当作大英雄。罢了,一千三百年过去了,只怕他都忘记我了。”女子似在哀叹,泫然欲滴的哀伤神情让乔觉不由得生出一丝怜意。

     “姐姐,你到底找我啥事啊?”

     乔觉不敢直视这个女子的眼睛,他吞了吞口水,低着头问道。

     那女子浅笑道:“因为姐姐要出去呀,这天底下只有你能让我脱离这片孤寂的天地。”

     “我?”乔觉指了指自己,而后疑惑的问道:“姐姐你开玩笑吧,我哪能行!”

     女子咯咯笑道:“如果只是你当然不行,但是加上那根棍子,那不就可以了。”说着,她虚空一招,乔觉掉落在云雾山上的棍子赫然出现在他眼前。

     这一手虚空摄物的本事让乔觉为之一震,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乔觉压住心头的恐惧,抬起头望着那个女子,迎上了那女子如晨星般的双眸,心神不免一荡,这女子的双眸太有魅惑力了,他只觉浑身无力,平复的心跳再次加速跳动,血气冲到脸上,让他面红耳赤。

     那女子看着乔觉魂不守舍的样子,轻轻抬起自己的右足,从拖地的裙子中伸了出来,她的脚腕上锁着一根铁链,在那铁链上,有几个金色的符文在流动,缚住了女子的右足。

     在那女子抬起右足的同时,乔觉看到了她裙子后露出几条毛茸茸的尾巴,他数了数竟然有九条之多。

     “九尾天狐!”

     乔觉脑海中轰地一声,眼前的这个女子竟然是九尾天狐,可以媲美上古十大神兽的绝世妖物。

     “怎么,你怕了吗?”

     九尾天狐盈盈一笑,唇边露出一丝嘲讽,继续道:“你们男人就是这样,总是幻想能和我们妖狐一族共赴一场云雨,但真当我们出现在你们面前,你们就怕得要死,这就是男人呐。”

     “如果我不救你我就要死,对不对?”

     九尾天狐笑容渐收,平静地说道:“你不会死,有人不允许你死,但我有办法让你留下来陪我一辈子。”

     “那我还是救你好了。”

     乔觉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他变得从容,提着棍子走到九尾天狐身前,棍子上燃起一朵青炎,触在了锁链上,棍子很快敲碎了锁链,金色的符文经由青炎一触,立刻消失。

     “我终于...出来了!”

     一千三百年的压抑,让九尾天狐受尽了孤独地滋味,刚一解开束缚她忍不住长吼一声。

     这个场景,乔觉感觉有点熟悉,他记得正在热播的电视剧西游记里面,唐僧放孙猴子出来的那个场景,和现在有那么点相似。

     “这小子闯了泼天大祸了,哎!”

     天桥底下,龙虎山张天正这个老骗子正在借着给美女摸骨大肆揩油的时候,突然望着天宁古寺方向,感叹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