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二十七章 湖边私语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省城一行,乔觉带着一肚子疑惑,他没在省城逗留,径直坐上了去县城的大巴。去了一趟医院,得知唐美霞三天前就出了院,被澄观接到庙里修养去了。

     回了庙里,澄观老和尚似是知道他要来,早在庙前院子里等着他。

     乔觉静静地说道:“这次省城之行,包括之前所谓的梦中世界,是师父你安排好的吧,其实你心里很希望我能跟着你修行,但是你知道吗,我差点死了。”

     澄观道:“踏上了这条路,就没有回头的机会,终有一天我会死,趁着我没死之前,你需要历经生死考验。”

     乔觉问道:“九尾天狐是你故意放出来的吧,你曾经教过我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但为什么还要放那样的妖物出来,你就不怕她闯祸吗?”

     澄观嘴边露出一丝苦笑,道:“当初有人做错了,我有责任帮他弥补这个错误。”

     “师父,今后别拿包子跟我开玩笑了,我很害怕有一天她会离我而去。”

     “她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或许你已经知道了她是个不平凡的人,她终究会走上她自己的路,你不能帮她做选择!”

     乔觉默然,唐美霞乃无垢之体,是个天生的修行者,她一旦踏上修行之路,成长速度会快得惊人,至于她是否会选择修行这条路,决定权完全在于她。

     “你的中考成绩出来了,这次考得不错,等开学了你就去县一中读书吧,我已经帮你找好了老师。”澄观老和尚说完之后,丢下乔觉的成绩单,而后走进了房里。

     “县城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也不知道包子考得怎么样,是不是也考上了县一中?”乔觉看了看自己的成绩单,一溜的一百分,心里很是满意。

     唐美霞其实并没受到梦魇的影响,这几天在庙里修养,身体完全好了,她此刻正在澄观老和尚的书房里抄着一本本佛经,这些佛经都有些年头了,雪白的纸张留下了岁月独有的淡黄色印迹。

     “你回来了。”看着乔觉走进书房,唐美霞放下手中的笔,开心地望着乔觉。

     乔觉也望着她,这个女孩明媚的笑容让他感到舒心,他很喜欢女孩这样明媚的笑容,就算烦恼再多,看到女孩的笑容之后,所有烦恼都会烟消云散。

     “看佛经呢?”

     “是啊。”唐美霞笑了笑,从桌上拿起一本佛经,皱皱眉头,撅着嘴说道:“这本坐禅三味经很难理解,你给我讲讲吧?”

     乔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这个...我除了一篇金刚经,其他经文看都没看过。”

     唐美霞一脸嫌弃,耸了耸鼻子,手指在乔觉肩头轻轻点了点,说:“你真是个不学无术的人,除了打架厉害点外还真是一无是处。”

     “好歹我现在成了所有同学眼中的学霸,怎么到你这里就成了不学无术的人呢,再说打架有什么不好,至少能保护你呀。”乔觉感受肩头传来的温柔,傻傻笑着。

     “给,澄观师父说了,这次我能醒过来,全都是你的功劳,这个书包是我送给你的。”

     乔觉接过,看着书包上绣着的两个动物,看了半天才道:“这鸭子绣得不错,我很喜欢。”

     “混蛋,那是鸳鸯。”唐美霞咬着牙纠正,眼中直冒火。

     “能把鸳鸯绣得这么抽象的,也就只有你了。”

     “找死是吧!”

     书房里传出唐美霞独有的霸道,但是这霸道中,乔觉怎么感觉到是那么的甜蜜呢?仿佛身边的空气都是甜的。

     “包子这么喜欢看佛经,不会是准备出家当尼姑吧?”

     一连三天,唐美霞在澄观的书房里足不出户,这丫头最近迷上了佛经,她这样痴迷的状态,让乔觉很担心,怕她一时冲动跟着师父出家了,到时候自己怎么办?

     “唐同学,看来你很有佛性啊。”

     “那是当然,澄观师父还说过有朝一日要我继承他的衣钵呢!”

     “什么!继承衣钵,你又不是佛门中人,怎么继承他的衣钵,难道你打算出家?”

     “我才不想出家呢,出家了就不能吃好吃的红烧肉,不能穿好看的裙子,还不能留漂亮的长头发。”

     “哼,去了一趟省城,你的想象力见涨啊。”唐美霞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澄观师父说了,心中有佛自然处处是佛,何必出家以显自己对佛的虔诚!”

     乔觉不由赞叹:“我无比赞同师父说的。”

     快乐的时光是总是过得那么快。

     乔觉陪唐美霞在老爷庙附近转了一圈,经过梦魇一事后,唐美霞有点改变,对乔觉渐渐关心起来,但同时这位唐包子同学醋意见长,听到乔觉讲述九尾天狐的事,一张脸拉了下来。

     乔觉安慰了好一会儿,唐包子同学才转怒为笑,她静静看着远处的风景,笑道:“你有个这么厉害的姐姐,今后是不是没人敢惹你了?”

     乔觉笑了笑,道:“我还是喜欢安安静静的过着平静的日子,偶尔心烦的时候去打打架,找李小胖吹吹牛。”

     “澄观师父说了,你注定是个奔波的命,就别想着过平静日子了。”

     夕阳西下,将两个人的身影拉得很长,两个身影重叠在一起,像是在相依相偎,唐美霞理了理耳边的长发,对乔觉说道:“澄观师父告诉我,你是个修行之人,之前我从来没这么想过,当知道你是修行之人的时候,我心里很惶恐,我觉得我们两个是不同世界的人,所以我求着澄观师父教我修行,他答应了。”

     “修行之路崎岖,充满了危险,我不想你有危险,所以我不赞成你修行。”

     唐美霞仰着头,伸出晶莹的手掌,对着眼前的夕阳轻轻握了一下,仿佛握着整片天地,她淡淡说道:“同样,我也不希望你有危险,所以我选择了修行,如果今后有人对你不利,我会站在他面前,大声告诉他,这是我的男人,我不准你欺负他。”

     这是我的男人,我不准你欺负他...

     这句话在整个鄱阳湖上传开,回音久久不绝。

     “啥,我就这样成了你的男人,那王小小咋办?”

     “你找死是吧!”

     鄱阳湖边,乔觉捂着耳朵,惨叫声不断他口里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