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二十章 嚣张的少年(下)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乔觉走到了天桥下,从老骗子那里抢来一根毛笔,还将老骗子摆在地上的白布撕成了条,当场在天桥下写上几个大字。

     乔觉身后跟着老骗子,老骗子喋喋不休的声音很烦,他似乎很喜欢看热闹,当看见乔觉写的几个大字之后,他立马放下了自己的生意,跟着乔觉一起来到了火车站。

     火车站依旧人山人海,行人如织,这无疑是省城人最多的地方。

     看了看四周的人群,乔觉指挥着老骗子,一人拉着一边,将布条挂在了火车站广场前的栏杆上。

     乔觉的字是一笔好字,铁画银钩,字迹遒劲有力,只见布条上写着墨迹淋漓的几个大字:“秦三爷,你就是个渣!”

     围观看热闹是国人本性,看到这森然字迹,火车广场前的人群慢慢围了过来,不时还评论着,更有一些热心肠的大妈,看着眼前这个学生模样的小后生,议论着这个后生是不是精神有问题,眼神中充满着怜悯。

     老骗子看着围过来的人群,他似乎不怕把事情闹大,一遍一遍地在人群前重复布条上的内容,生怕别人不识字似的。乔觉微闭着眼,扫了扫四周指指点点的人群,这些人都是在火车站等车的普通群众,并没有看似是道上的人物。

     “来了!”

     等了半个钟,乔觉看见人群中有几个人往外走,行色匆匆地上了一辆面包车。

     火车站广场的动静惊动了周边执勤的民警,老骗子和那些民警很熟,递了几支烟过去,那些民警冷着地脸变得和善了许多。一个三十出头的民警指着这条白布,对乔觉说道:“同学,把这个收起来吧,你这是在挑衅省城道上幕后大佬,如果想看到明天的太阳,你还是离开省城吧。”

     乔觉微微笑了,他不怕事情闹大,他不信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秦三爷还能坐得住。道上的人物都是要脸面的,如果秦三爷还没有动作,只怕这个省城他是呆不下去了。

     似乎是印证了他的想法,正在这时,一辆轿车直接开到了火车站广场,车子开得很快,嘎吱一声在乔觉的面前停住。

     乔觉面露微笑,秦三爷终于坐不住了。

     从轿车里下来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青年人,这青年人看了一眼乔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乔觉耸了耸肩,上了这辆豪车,在他的身后,老骗子也跟着凑热闹上了车。

     上车后,青年人冷冷地对乔觉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挑衅秦三爷的权威。”

     乔觉不以为然,回了句:“那又怎样呢,你们不是已经派过人来杀我吗,很可惜那个人已经死了。“

     秦三爷住在省城郊区山脚下的一栋别墅里,背倚青山,一条溪流从门前潺潺而过,四周还栽植各种鲜花,一进别墅就能闻到一股馥郁花香。

     乔觉和老骗子被领到了别墅二楼,青年人穿过二楼的走廊,打开一扇门,一个露天的平台出现在二人眼前,在这个露天的平台上,有一个威严的中年男人坐在那里。

     中年男人的眉毛很好看,特别是眉毛下的一双眼睛,特别的亮,他在一丝不苟的泡茶,动作轻柔无比。

     “请喝茶。”

     中年男子抬起头,将面前的两个茶杯推到二人面前。

     “少年,你做的太过份了。”中年男子的声音很有磁性,吐字清晰,话语中带着一丝威严。

     “是吗?在我刚学会打架的时候师父教过我打人不要打脸,因为那样会显得太嚣张,所以我很低调的写了一个大大的标语让你知道我来了,我在找你,秦三爷!”

     乔觉很认真的回答,中年男子正是乔觉要找的秦三爷。

     秦三爷眉梢一挑,道:“你是来杀我的吗?”

     “我想知道梦妖的下落。”

     秦三爷笑了,道:“你找梦妖是为了那个小姑娘吗?”

     “对呀。”乔觉也笑了,他直视着秦三爷,说道:“唐包子是我的命,所以要杀了梦妖,如果你想拦我,我会和你拼命的。”

     “挺嚣张的一个小子,你这样的人活不长。”

     乔觉冷笑,道:“从小大家都说我的命不好,我也这么认为,但是我有个好师父,有我师父在一天,我就不会死,如果我和你拼命,死的肯定是你。”

     秦三爷喝了口茶,将茶杯放下,呵呵笑道:“这就是你嚣张的本钱吗?”说完这句话,他指尖碰了一下茶杯,一道水箭从杯中升腾而起,刺向乔觉,二人不过隔着一米的距离,这么短的距离,那道水箭瞬间即至。

     乔觉从踏进这栋别墅,便开始提起了警觉,他一直是很小心,从没有放松过。

     “嗤。”

     乔觉抬了一下手臂,伸出一根手指,指尖燃起了青炎,那道水箭一触上青炎,便嗤地一声,化成了一道袅袅雾气。在此同时,他又提起手中棍子,一棍向前打去。

     他身前的空中浮现了一道波纹,手中的棍子像是打在了粘稠的泥潭里,下落速度极慢,他可以清楚地看到秦三爷一双白净的手缓缓提了起来,掌中荡起了淡淡白色的真元。

     这是真元剧烈爆发形成的景象,浓稠的真元阻止了乔觉手中的棍子,空间像是凝滞了一般。

     秦三爷是个高手,他的修为高出乔觉太多,应付起来很轻松。但乔觉却显得很吃力,棍上的力道被卸去大半,那种棍子全力打在空气中又收不回来的感觉很难受。

     青莲纹在乔觉眉心显现出来,道道青光喷薄,青炎从他的指尖传到棍子上,整根棍子腾起青炎,像是要燃烧起来。青炎一起,乔觉感觉到自己的压力小了很多,他清晰地看到青炎点燃了周围浓稠的真元,棍子下落之势变得奇快。

     一棍子落下,爆发出的力量将整张桌子都打碎,棍子落在地面,整个别墅都震了一下,一条裂缝从棍子前端蔓延至秦三爷脚尖。

     “咔嚓...”

     数声手枪保险栓被打开的声音传到了乔觉耳边,在别墅周围,一个个隐藏在暗处的杀手将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他。

     “散了吧,手枪对他没用。”秦三爷挥了挥手,那些指向乔觉的枪口都垂了下来。

     乔觉手拄着棍子,站在原地不动,他心中惊讶,自己全力爆发的一棍竟然被秦三爷这么轻易地躲开了,此时秦三爷已经距离他十五米之外,这样的距离想要再敲一棍,显然不现实。

     “坐吧。”秦三爷挥了挥手,等候在门外的青年男子再搬了一套桌椅,请两人坐了下来。

     秦三爷认真打量乔觉,看着他指尖仍然冒着的青炎,轻声说道:“果然如此”。

     “我最后说一遍,带我去找梦妖!”

     乔觉举着棍子,棍梢一道青炎喷吐,贴着秦三爷的脸,随时都欲爆发。

     “放下你的棍子,我们是该好好谈了。”

     “不感兴趣。”

     “如果你想找到梦妖,必须听我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