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十三章 女童果子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大雪纷飞时节,总是难免生出几分感慨,胸中也似乎多了一点万千豪情,乔觉看着雪,刹那间想与眼前的女生经历一场白头。自从那次乔觉很霸气地宣扬那个明媚的女生是他媳妇,女生仿佛被他的霸气给征服了。

     一大早唐美霞同学约了乔觉一起打雪仗,乔觉自然是受欺负的那种,打了一上午的雪仗,他根本就没赢过,他的脸上、头发上,后颈窝里被灌满了雪,但乔觉对此乐此不彼,发挥出天生受虐狂的体质,被快乐的唐同学整整欺负了一上午。

     “媳妇,你慢点!”

     “哼。”唐美霞同学听到乔觉这么称呼,转过头,把手中捏着的雪球砸在乔觉脸上,乔觉也不生气,小跑着走到她的身边,说道:“唐包子同学,咱们玩堆雪人吧。”

     唐美霞眼睛一亮,而后拍手道:“那好吧,你负责堆雪人,我就负责看你堆雪人好了。”

     “这不公平!”

     “哼,怎么样你才觉得公平,这大冷天的你好意思让我挨冻吗?”

     女人似乎是一种天生不怕冷的生物,没瞧见县城那些穿着时尚的女性,大冬天的穿着丝袜,顶着寒风在大街上瞎逛,但乔觉不敢直说,怕惹怒唐同学,乖乖地捧起地上的雪,有一搭没一搭堆起了雪人。

     乔觉似乎很没有堆雪人的天赋,堆了半天只捣鼓出两个大雪团。

     “笨死了!”

     唐同学实在看不下去,也加入堆雪人的队伍,不一会心灵手巧的唐同学就堆好了一个雪人,这时乔觉也顺利收工。

     “这,你堆的是啥?”

     很醒目的一个大雪团,圆圆的,上边细,下边粗,活脱脱一个肉包子模样,乔觉很满意自己的作品,拍拍手上的雪,呵呵笑道:“你不是唐包子吗,今天堆的是唐包子。”

     “德行。”唐同学没好气的啐了他一口。

     乔觉这时也看到唐同学的作品,他自愧不如,唐同学的雪人脸部轮廓活灵活现,他仔细看了几眼,惊讶道:”这不是我吗?“

     “哼!”

     唐同学脸色微红,她不知怎么堆着堆着,就想起乔觉那张脸,雪人的脸部轮廓也慢慢按照乔觉脸的轮廓捏了起来。

     “我能和你们一起堆雪人吗?”

     声音入耳,两人同时转头往后看去,一个六七岁的赤足小女孩站在他们身后,手中拖着一个染血的布娃娃,女孩的眼神很空洞,眼白占据绝大部分,两个黑色的瞳孔只有芝麻粒大小,嘴边挂着一丝血渍,显得很诡异。

     “你.你是谁?”

     唐美霞被眼前出现的小女孩吓了一大跳,声音发颤,这小女孩简直就是电视剧里面鬼童的形象。

     “姐姐,你陪我玩好不好?”

     小女孩空洞的眼睛流出一丝眼泪,显得很悲伤。乔觉挡在唐美霞身前,眼睛青光一闪,眼前的世界变得五彩斑斓,目光落在小女孩的身上,小女孩整个身体只有一种灰色,从她体内感觉不到任何生机。

     “梦妖入梦.”

     修行界妖物异志里面有介一篇关于这种可怕妖物的介绍,这种妖物本体没有什么攻击力,但它最厉害之处是能进入人的梦中,以人的梦为食,而且梦妖最喜欢吞噬心灵纯净小女孩的梦,一旦梦被吞噬,就会出现小女孩这种异常的表现。

     乔觉神色很凝重,自从强哥来到县城,周振跟着出现了,现在又出现梦妖这类妖物,很显然这一切都跟省城的秦三爷有关系,再联系强哥说的秦三爷的大事,他实在不明白,这个他生活了十多年的小县城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秦三爷觊觎。

     小女孩体内生机全无,明显活不成,但乔觉也不能不管,当下说道:“我们送她去医院吧。”

     二人将小女孩送到医院,很快就办理了住院手续,医生对小女孩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经过检查小女孩没有生命迹象,至于诊治更是束手无策。就在检查的时候,县城孤儿院的院长也赶到了医院,他们才知道这个小女孩是从人贩子手中截获的孤儿,在三天前住进了县城孤儿院。

     小女孩叫果子,今年刚满6岁,从省城被贩卖到县城。

     “送火葬场吧!”孤儿院院长是个慈祥的女性,长得有点胖,看着果子沉静的面容,想着这个小女孩马上要结束它年轻的生命,心里如刀绞般地难受。

     “真的没救了吗?”唐美霞是个有爱心的女孩子,她心里还存着一丝希望,她不忍心看着一个生命在自己眼前流逝,一双眼睛泛着点点泪光,求助的望着乔觉。

     乔觉心情很沉重,没有回答,坐在床边,手指尖一丝微弱的青光触在果子掌心,这丝微弱的青光从果子掌心进入,在她五脏六腑行走了一周。

     病房里气氛很凝重,乔觉那道青光没有取到什么效果,果子仍陷入昏迷中。

     “我去联系火葬场。”

     主治医生惋惜的说道,正要将白布盖在果子的脸上,就在这时,果子揉揉眼睛醒了过来,她的眼睛恢复正常,变得明亮、清澈,看着围在她身前的乔觉和唐美霞,她很乖巧的说:“哥哥,姐姐,我快死了,在我死之前你们能陪我堆雪人吗?“

     “你不会死的,真的!”

     果子笑了笑,笑容里露出一丝绝望,她说道:“哥哥,不用安慰我了,我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的存在只会给所有人带来不幸,如果不是我,我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弟弟也不会死。”

     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不幸,才让这个年仅六岁的小女孩对生活如此绝望?

     “果子,你的家人不在了,但是你还有哥哥和姐姐,今后我们照顾你。”唐美霞轻声说道。

     “哥哥、姐姐,我是个不幸的人,我只会害了你们。”果子说话时,眼神一黯,双手紧紧抱着那个带血的娃娃,喘了口气,继续说道:“将我带到县城的人贩子阿姨是个好人,她把我从垃圾堆里捡来,给我饭吃,给我穿上厚厚的棉衣,虽然我知道她要把我卖给别人,但是我很感谢她,从我记事开始,就从来没吃得那么饱,从没吃过肉,也从来没有穿过那么暖和的棉衣,而且她总是对人说我是她的女儿,那种被宠着的感觉,真的很好。”

     “果子,人贩子不是好人。”唐美霞给果子灌输正确的人生价值观。

     “三岁那年,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弟弟都死了,我再也没有亲人了,每天只能在垃圾堆里捡东西吃,我变成一个浑身发臭的小乞丐,从来没有人陪我玩。”果子吃着桌上的水果,一边讲述着自己的身世,语气是那么平静,不带丝毫情绪,仿佛在讲着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乔觉和唐美霞都被果子平静的话语给震撼到了心灵。

     果子咬了一口桌上的苹果,吃得很开心,酸酸甜甜的味道让她感觉到一种幸福弥漫在心田,她继续说道:“我的家人都是我杀的,你们知道吗,在我三岁那年,我经常做梦,梦里总有个叔叔教我怎么用刀子割开人的喉咙,他总是叫我杀了我的家人。”

     “从那时候开始,我像是着了魔一样,用厨房里的水果刀割开了睡梦中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我弟弟的喉咙,我真的很害怕,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我割开喉咙,死在我的刀下,但是我阻止不了自己,只能看到他们倒在血水里,那一刻我真的很想死,我告诉所有人我的亲人们是我杀的,但是没有人相信我,所有人都把我当作一个疯子。”

     果子紧紧抱着膝盖,眼中布满了泪水,她将小脸埋在双膝间,沉浸在无边的痛苦里。

     “我想自杀,但是一旦我有这样的想法,我的身体就控制不了自己,我控制不了自己,杀了对我很好的人贩子阿姨,然后又被转给另外一个人贩子阿姨。”

     唐美霞和乔觉出了病房,二人坐在医院的座椅上,都没有说话,他们的心情很沉重。唐美霞把头靠在乔觉的肩上,哭成了一个泪人,这样悲惨的遭遇,不应该发生在果子的身上。

     乔觉不是一个正义感爆棚的人,但果子的悲惨遭遇让他感觉到很愤怒,秦三爷作为一个修行者,视人命为草芥,更可恨地是他竟然勾结梦妖对一个小女孩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

     修行者有异于常人的能力,但不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去残害普通人,这是乔觉修行以来一直坚守的底线。

     雪依然在下,纷飞的大雪中,唐美霞给果子换上一身红色的袄子,脑后梳着两个小辫子,穿着崭新的袄子,果子快乐的像个小精灵,在雪地里欢快地奔跑着,捧起一团团雪,放在唐美霞的脚下,和她玩起了堆雪人的游戏。

     三个雪人立在风雪中,中间的是果子,两侧是乔觉和唐美霞,雪人的形象很生动,特别是果子堆的雪人,后面有两条小辫子,在风雪中一甩一甩的,特别可爱。

     风雪停了,中间的雪人摇晃的两个小辫子也停止了下来,果子感到身体很冷,眼前乔觉和唐美霞的影像变得很模糊,渐渐地眼前变成一片永恒的黑。

     “果子!”

     唐美霞哭得很大声,她不忍心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在她眼前溘然而逝。

     乔觉眼前青光一闪,他看到果子身体升腾起一片黑烟,黑烟中一个狰狞的头颅在冷笑。乔觉冷哼一声,指尖青光直朝黑烟点去。

     黑烟中的头颅被击散,那道黑烟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嚎声。

     “修行者,我会再来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