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地藏王 > 第二章 偷瓜那贼
最快更新我是地藏王 !

    人都说乔觉的命不好,但是他却有个好师父,如果不是有个好师父,他早就死了。

     初一年级和初二年级那一战,乔觉彻底打出了威名,然而让人意外的是,他整整七天没有在学校出现过,因为那次他身上浮起青光,眉心现出青莲印记,体中异样初动,他看似洒然,实则五脏六腑已受了不轻的伤势。

     乔觉不知道身上的伤是怎么治好的,但他知道,肯定是师父耗费心血救治,对于这一点,他毫不怀疑。

     在这世间,包容他、溺爱他的也只有师父。

     “吱呀。”

     房门打开了,澄观老和尚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送到躺在床边的他嘴边。

     “师父,谢谢你。”

     乔觉心口堵塞的慌,师父真的老了,端着碗的手也微微颤抖,抿了一口汤药之后,他望着老和尚的眼睛,郑重地说道:“师父,我今后再也不调皮了,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澄观依旧是一副冷淡模样,从他的眼中,透露一丝欣慰。

     “之前你一直想和我学功夫,我不敢答应,因为我想你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辈子,但有些责任你逃避不了,你注定了要踏上一条艰难的修行路。”

     乔觉默然,仰头喝完了碗中的汤药,一股暖流从口中直达肺腑。

     接连三天,澄观老和尚每顿都会熬一碗汤药,他二话不说一口饮尽,三天时间,他的身体以奇快地速度恢复。

     三天后的早晨,正当他睡得香甜无比的时候,房门突然打开,只见师父提着那根黝黑的木棍,一把掀开他的被子,直接将他从被窝里提起来,往屋外走去。

     “师父,你要干嘛”

     睡意朦胧的乔觉猛地惊醒。

     “练功!”

     澄观老和尚将他往地上一丢,仰头一摔,头部重重地磕在了地上,眼前直冒金星。

     乔觉甩了甩脑袋,惊喜的道:“师父,你是不是要教我九阳神功?”

     澄观老和尚摇了摇头。

     “降龙十八掌?”

     澄观老和尚再摇头。

     “莫非是少林七十二绝技?”

     澄观老和尚突然提起棍子,一棍打在他背上,一股酸爽到骨子里的疼痛直达全身。

     “少看那些武侠小说,要想学功夫,必先学会挨打!”

     澄观老和尚话音刚落,又是一棍子,疼得他眼泪直流。

     “师父,别打!”

     一上午的时间,乔觉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个老爷庙。

     练功的过程是痛苦的,仅仅是一上午时间,他就挨了九九八十一棍,师父的棍子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不管他怎么躲避,那棍子仍旧是不偏不倚的落在他背上。

     澄观老和尚对他是疼爱的,但是在练功的过程中却手下毫不留情,不管他如何的哀嚎,如何的求饶,丝毫不为所动,该出手时就出手,直将他打得哭天喊地。

     这样的练功过程持续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乔觉感觉像是受尽了满清十大酷刑,不过好在每次练完功之后,师父都会给他端上一碗黑乎乎的汤药,喝完之后,身上的痛楚一扫而空。

     这一个月里,乔觉的功课也没有落下,说也奇怪,本来不爱学习的他,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成绩突飞猛进,期末考试竟然来了个逆袭,从班级三十名左右晃荡一跃成为班级前十名的尖子生。

     澄观老和尚拿到了乔觉的成绩单,并没有多余的话,当山下的村民问老和尚乔觉这一个月里成绩怎么突飞猛进的,他只是淡淡说了句:“想孩子读书好,就要打!”

     澄观老和尚一席话,害苦了无数学生,当天晚上,山下传来此起彼伏的哀嚎声,说也奇怪,暑假过去之后,那些挨打的孩子成绩直线提升,一时间“想要孩子读书好,必须要打”这个传统观一直在县城流传,成为每个望子成龙的家长们的不二法宝。

     转眼到了暑假,对于其他孩子来说,这个暑假够他们玩个昏天黑地的了,但对于乔觉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折磨,因为师父不仅要他学会挨打,还要他学会跑路。

     借用师父的一句话说,怎么才能不被打,跑得快自然就不会被打了!

     于是,在这个酷热的夏天,有个少年迎着烈日在奔跑,在少年的后面,有个老和尚手提一根黝黑的木棍,不紧不慢地在后面跟着,时不时一棍子敲在奔跑的少年背上。

     同时,‘乔跑跑’三个字在县城所有小伙伴之间传开了。

     “乔觉,我去市里一趟,这三天里,你不能荒废了练功。”

     清晨,澄观老和尚换上了一身崭新的僧袍,乔觉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师父是要出门,心下狂喜,这一个月的非人生活他可是过够了。

     “嗯嗯.”

     乔觉头点的小鸡啄米似的,心不知早飞到哪去了。

     一九九四年的夏天特别热,县城到处都散发着酷热的味道,对于孩子们来说,炎热的夏天能够吃上一根冰棍,那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好在老和尚走之前,给他留下了五块零花钱。

     在这个年代,五块钱不是个小数目,两毛钱一根的冰棍,足够吃个够。

     有钱就有了底气,乔觉去了县城,五块钱足够他挥霍,买了两根冰棍一手拿一根,蹲在路边吃完之后,他在县城溜达了一圈,发现自己无所事事。

     “乔跑跑,你怎么跑出来了,要是被澄观老师父知道,不打死你!”

     正当乔觉躺在一棵大树底下乘凉的时候,一个圆脸的小胖子喘着气正往这边跑。

     “李小胖,再叫我一句乔跑跑,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哟哟,乔哥别呀,你来的正好,我带你去找点好玩的。”

     乔觉打架王凶名在外,虽然这一个月被师父关在庙里折磨得够呛,但县城的少年可不敢就此轻视他。

     “什么好玩的?”

     乔觉眼睛一亮,一个月不出门,他闲的都快发霉了。

     李小胖神秘一笑,将头凑在乔觉耳边,轻轻地说道:“老唐田里的西瓜熟了,我们去搞点?”

     “偷老唐家的西瓜,你是找死吗!”

     这年纪的孩子,哪个没有做过摘东家西瓜偷西家桃子的勾当,乔觉虽然有心从良,但仍是小孩子心性,一听说偷西瓜浑身来劲,在那个年代,西瓜价格可不便宜,他在这个盛夏,也只吃过一回。

     但是,老唐家的西瓜,乔觉心里有点虚,不是因为老唐太凶,而是因为老唐家的女儿唐美霞那可是个厉害人物,她和乔觉是同桌,在学校乔觉不怕任何人,唯独怕自己的同桌唐美霞。

     唐美霞是个好学生,对其他同学都表现地很和善也很温柔,但对乔觉管的那个严,那个凶悍劲,他想起来都有点害怕,只要他在外面惹事,被唐美霞听到了,那就是一顿臭骂,连反驳的资格都没有。

     “乔哥,根据线报,唐包子去她姑姑家了,要晚上才回来,你真不考虑一下?这大热天的,吃个西瓜那心里头凉的!”李小胖一边说着,一边流着口水,对乔觉循循善诱。

     唐美霞家里在县城开了个小饭馆兼营卖早餐,每天早上她的早餐就是两个包子,作为同桌,乔觉也没少吃过她带来的包子,唐包子这个外号还是乔觉给取的。

     乔觉明显有点动心,想了一下,拍着大腿说道:“胖子,走起,你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