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综]七十一变 > 第十九章
最快更新[综]七十一变 !

    第十九章新月之笛

     初次见面的不欢而散之后,还没等波鲁萨利诺调整好,到了晚餐时分,那位毫无自知之明的阿塔沙塔一番行为,令得他心头原本就尚未平息的戾气越发深厚。

     要不是看在他们身处锡兰号,并且身份也还是没从军校毕业的实习生,不好太过分导致海军本部找不到借口推诿,在阿塔沙塔试图又一次靠近千岁百岁那时,波鲁萨利诺险些就拿手里的刀叉把前国王当羊排给四分五裂。

     之所以他们三个实习生不在军舰餐厅,而是和都姆兹的几位共进晚餐,原因却是几位客人似乎还没适应自己流亡身份,一举一动都带着原有的琐碎坚持。

     那些出自皇廷内院的繁文缛节,锡兰号指挥官特里顿准将不耐烦作陪,泽法更不用说,军人出身哪里会习惯。

     可惜,犹如惊弓之鸟的前国王陛下极力要求时时见到保护者…作为锡兰号的指挥官,以及海军本部原大将,特里顿与泽法再如何不悦,他们也必须尽到责任。

     许是本着某种迁怒心态,波鲁萨利诺他们三个也只好跟着两位将领一同出席。

     一顿晚餐浪费近两个小时时间,当中充斥着阿塔沙塔各种漫无边际的喋喋不休,即使无人搭腔,依旧恍若不觉,从珠宝首饰直到各国风俗,唱独角戏一样,炫耀广博知识。

     边说一双眼睛边直勾勾盯着千岁百岁,看样子象是恨不得扑上前跪舔,简直斯文扫地。

     因千岁百岁的美/色当前,而心神迷乱的男人,一个月来波鲁萨利诺其实见过很多,只是他倒没料想,都姆兹前国王,竟是这么个货色。

     也怪不得都姆兹国王的后宫姬妾,数量庞大到赤土大陆都有所耳闻。

     已经不是喜好美/色能够形容,简直是为女人不要命了吧?并且,阿塔沙塔是个连基本的观颜察色都不会的东西,他就没发现,一同用餐数人神情俱是诡异。

     海军阵营,除了千岁百岁能够充耳不闻,依旧视而不见的享用美食,其他众人俱是食不下咽,并且隐约怒意升腾。

     而都姆兹三位客人,阿塔沙塔兴致勃勃的语无伦次,几次三番转移话题失败的前宰相略显神情尴尬,那位身怀有孕的宠姬直接面色苍白。

     八/九点钟,晚餐结束,只有阿塔沙塔意犹未尽,前宰相与宠姬均是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一脸如释重负与含怒起身的波鲁萨利诺几人礼貌道别。

     ………

     吃过饭,波鲁萨利诺的心情反而更糟糕,从用餐地点离开,海军阵营几人很快分道扬镳。

     作为锡兰号上职务最高的将领,泽法与特里顿本就公务缠身,两人只略略交代三个实习生几项琐碎的注意事项,随即结伴离开,想是去继续埋头工作。

     波鲁萨利诺则拉着萨卡斯基前往锡兰号内的训练场消磨时间,决定要把怒火发/泄到汗水中。

     至于唯一一个同样无所事事,并且看起来颇愉悦的千岁百岁,波鲁萨利诺表示,为了自己身心健康着想,他还是暂时不要理会那滚犊子二货比较安全。

     边吃饭边看戏一样,不知道是粗神经还是性格恶劣,盯着都姆兹那三人的眼神如同看小丑也就算了,偶尔斜觑她自己同伴这边的目光也诡异,混账女人是要闹哪样啊?

     他几次插话,为的还不是她?

     阿塔沙塔几次三番提及的,精工彩绘套娃,红白浆果榭寄生,千岁百岁究竟知不知道,那到底代表着什么啊魂淡!

     无论四海,亦或者伟大航道,这两者有共通意喻,榭寄生的红白浆果象征结合,而那种一个套着一个的空心娃娃,是孩子的意思。

     千岁百岁个白痴,被调/戏了也无动于衷,他想替她解围,一番好意居然被丢白眼嘲笑,简直心塞不解释。

     ………

     夜里九点开始,直至训练场墙上挂的时钟指向十一点一刻。

     以往日里训练内容翻一倍的强度把自己弄得大汗淋漓,最后,波鲁萨利诺赶在萨卡斯基彻底动怒翻脸之前结束‘饭后消遣’。

     回到两人暂时共用的房间,萨卡斯基立刻拔腿往浴室走,虽然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也不说话,落后他一步的波鲁萨利诺却很清楚,他这位同窗…

     这时候还是不要去招惹为妙。

     萨卡斯基的怒气值明显已经飙升到最高点,一个不留神大概…啊对了,萨卡斯基吃下去那颗是岩浆果实吧?

     等浴室那扇门砰一声阖上,波鲁萨利诺无辜的看了看天花板,觉得自己目前还没积攒够,观赏人型火山喷发的勇气。

     不多时,阖紧的浴室门后传来喷淋浴头开启的流水声,显然是刚刚进去的家伙开始洗澡,而无事可做的波鲁萨利诺就坐到床上,慢慢打量这间暂时居所。

     ………

     锡兰号安排给他们俩的是一间双人宿舍,位于长廊中央地段,呈长方形的空间小得很。

     固定在一侧墙壁的双层钢质床就占去大半面积,外带几件必需家具,两个大男人往里一塞,基本就没多少剩余。

     狭隘逼阙住舱,光源除却仿佛抬手就能摸到的天花板上装置的灯,余下就是住舱靠海外壁上嵌的暸望窗。

     能容纳一名瘦小身型成年人钻过大小,圆形玻璃自内可旋开通风。

     对波鲁萨利诺来说,锡兰号住宿条件真是和马林弗德军校无法相提并论…可他更知道,这已经是一种极特殊的照顾。

     至少,他和萨卡斯基没被扔进通铺去睡,不是吗?

     而且还有独立浴室,让他们不用一身臭汗去公共澡堂排队。

     三个实习生,目前连正式士兵都还不是,军舰上的生活区又一直空间紧缺。

     千岁百岁因为是女孩子,理所当然不能和一群大男人混居,所以她被安排在锡兰号提供给都姆兹客人住宿的同一层住舱。

     波鲁萨利诺原本以为他和萨卡斯基要被丢进士兵通铺挤一挤,没想到特里顿准将居然好心的把他们俩一起塞到‘宾客’区。

     可真是意外之喜。

     虽然这层住舱因为有前国王、前宰相、一位深宫宠姬,外加十数名他们自带服侍起居的奴隶,而早已经客满,如今再挤进他们三个实习生,自然更加人满为患。

     不过看在特里顿准将把千岁百岁放在住舱走廊尽头,最靠外海那个房间,并且和贵宾居室隔着好几个房间,连遥遥相望都没有的份上,波鲁萨利诺深深觉得,和萨卡斯基共处一室,也没什么。

     上下铺的钢质床看着颇结实,应该也至于差到晚上不留神翻身了塌掉,叫上铺直接砸到下铺才对。

     ………

     等了好长一段时间,浴室门才又一次开启。

     因为一身汗水挥发导致黏糊而满心不悦的波鲁萨利诺立刻起身,拿过一旁已经备好的更换衣物,一心想着赶紧去冲洗干净省得起疹子。

     原本参加实习的每个人都带着行李,不过当天夜里各种变故,到现在三个人变成两手空空,波鲁萨利诺和萨卡斯基的换洗衣物,还是向锡兰号军需官申请领用的。

     前天开始没得换衣裳,波鲁萨利诺早就浑身不自在。

     走出几步忽的又想起一件事,于是脚下微顿,偏过头,低声问从浴室里出来手里拿着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走的人,“话说,球球呢?”

     说话时扫视周遭一圈,波鲁萨利诺疑惑的挑了挑眉梢,“没看见那只崽子呢~”

     萨卡斯基放下手,头顶着毛巾一言不发走到床铺边,抬手揭起叠成方块形的被褥,撩高眼皮,这才回答道,“我把它放在你被子里。”

     “………”波鲁萨利诺僵在原地瞪目结舌。

     “………”萨卡斯基依旧面无表情。

     揭起一角的被褥中央,一团花不溜丢的毛团,一对耳朵微微抖了抖,片刻之后,许是察觉气氛不对劲,毛团抬高脑袋,圆溜溜眼睛对上静静看着它的两道视线。

     两人一只僵持几秒钟,毛团舒展小身子,四脚朝天,小肚皮翻出来扭了扭,姿态颇讨好。

     眼角抽搐几下,波鲁萨利诺调开瞪着毛团的视线,目光重新放到同窗脸上。

     ………

     两人继续面面相觑好半天,无言以对的波鲁萨利诺终于只是叹了口气,随后拖着沉重步伐,返身闪进浴室。

     阖上门,在萨卡斯基看不到浴室里,波鲁萨利诺一脸悲剧的抬手扶额,他就知道,那三无腹黑怎么可能放过任何一次恶整他的机会。

     好心塞,o(╯□╰)o。

     千岁百岁有惧猫症,波鲁萨利诺却是有点洁癖…别的也就算了,睡觉的床铺,他实在受不了任何脏乱啊魂淡!

     波鲁萨利诺也知道自己的坚持很诡异,在野外露营他倒是什么都不讲究,只不过回到屋子里,有真正的床的时候,他…

     好吧~他的标准很双重,可是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有点毛病算不上什么的,不是吗?

     明知道他容易过敏,于是把球球藏在他被子里,晚上躺进去,不用等明早起来,他绝逼一身红疹子…o(>﹏<)o。

     他先前明明已经选定一个储物柜,清理出抽屉,也让球球窝进去适应过,怎么吃个饭回来…呃~不对,是什么时候球球被塞进被子里,他居然没发现?

     萨卡斯基这魂淡…他究竟哪里又得罪他了啊?

     ………

     自觉被千岁百岁的冷酷无情,和萨卡斯基的无理取闹,两种伤害深深打击了,于是,波鲁萨利诺在浴室里消磨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直等到作好‘明天一身红疹丢人现眼’的心理准备,拧上喷淋浴头开关,穿戴好衣衫,波鲁萨利诺一脸低气压地离开浴室。

     打开门,一脚迈出去,抬头就看见同室的同窗斜倚在窗边,指间夹着一支点燃的烟,听到动静就把视线转过来,隔着袅袅烟雾,目光意味不明。

     两人眼神一碰,正在用毛巾擦拭一脑袋湿漉漉头发的波鲁萨利诺动作微微一停,接着曼声说道,“耶~这样看着我,含意真是可怕啊~”

     闻言,萨卡斯基吐出一个烟圈,嘴角弧度往上挑了一公分左右,却也不说话,只是把目光焦点偏移几度,复又下落少许。

     顺着同窗的视线转过去一看,波鲁萨利诺怔了怔。

     球球不知怎么已经跑出来,蹲在他的被褥上,毛茸茸的脑袋仰高了,滚圆滚圆眼睛,炯炯有神看向…

     猛一回头,视线抬高,定睛一看,猝不及防之下波鲁萨利诺被吓了一跳。

     他后方墙壁与天花板之间夹角,悄无声息盘着一坨…

     细细打量几眼,波鲁萨利诺复又抬手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半晌才回过脸,万般无奈的问道,“怎么来的?”

     “开窗放进来。”萨卡斯基简答。

     ………

     废话!被同窗噎了下,波鲁萨利诺只觉得脑袋越发的疼,“我是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总不是她兴冲冲跑来找他们联床夜话吧?千岁百岁怕猫怕得要死,明知道球球和他们一起住,拿膝盖想也知道,她不会主动上门的好么!

     他不过洗个澡出来,为什么回头就看见千岁百岁缩在天花板上啊啊啊!

     更不用说现在她这样子,都四肢并用扒在天花板和墙壁夹角之间,一张白得泛青的脸,乍一眼过去状如女鬼了魂淡!

     差点吓死有没有!

     萨卡斯基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啊?!

     一瞬间只觉得心脏受到严重惊吓,波鲁萨利诺对着还一脸无谓的同窗怒目而视。

     沉默片刻,萨卡斯基又一次开口,这次的回答详细许多,“她在外面爬的时候尾巴闪过窗户,开窗放球球出去,然后她就在这里。”

     虽说交代了前因后果,可是听在波鲁萨利诺耳朵里,内容当中包含的信息量也还是有点多…还有…关键是…

     “尾巴?”莫名其妙的想了想,之后又扭头看看缩在天花板上吓得哭都不哭的千岁百岁,最后波鲁萨利诺一拍额头,“萨卡斯基,你嘴巴这样毒,将来肯定不讨女人喜欢。”

     能把千岁百岁的马尾辫硬拗成‘尾巴’,萨卡斯基这家伙…

     三无腹黑也就算了,还外加一条毒舌,将来绝对是海军本部闻名世界的特色人文,鳏夫单身汉阵营的中坚分子吧?

     啧了声,满心无奈地扯落盖在头发上的毛巾将它搭在肩上,随后波鲁萨利诺回过身,一双手张开,放缓声线哄道,“下来,百岁,我保证球球不咬你,真的。”

     ………

     许是被吓得脑子都糊涂了,他话音落下好一会儿,扒在天花板上的人才有动静。

     顶着一张惨白惨白的脸,视线偏移几度。

     对上他的目光,她一双眼睛里写满嘤嘤嘤…

     啊~看着好可怜…想了想,波鲁萨利诺把声线放得更温柔些,接着说道,“乖啊~你这样倒悬着不累吗?等下没了力气掉下来,不是更难逃走。”

     “还没睁着眼睛昏过去之前,先下来,至少我会帮你挡掉球球啊~”

     目光错也不错盯着千岁百岁,等她自投罗网的这点时间,波鲁萨利诺拨冗分出一点心思想别的,比如说:

     她看着可怜,姿势却很…可爱啊~

     明明怕猫,自己的样子看上去居然也很像猫。

     四肢并用扒在天花板和墙壁夹角之间,整个倒悬着看人,模样除了诡谲,其实也很象卡在树稍的猫咪,因为害怕毛都炸开,却叫也不叫。

     看得人很想抱抱安慰啊~

     想到这里,波鲁萨利诺忍不住略略侧首,顶着一脸不自觉露出的(≧w≦)表情,默默的看向萨卡斯基。

     ………

     两人四目相对几秒钟,萨卡斯基嘴角重重一颤,眼神里顿时带起深刻的鄙视意味,不过也没说什么只将手中烟蒂按熄,又打个唿哨,随即,原本蹲在被褥上的球球起身,轻轻巧巧地跃到地上。

     等球球跑到招呼它过去的萨卡斯基那边,波鲁萨利诺回过头,含笑威胁道,“现在可以下来了百岁,另外,你该告诉我,为什么午夜的时候,你会爬在军舰外边啊~”

     顿了顿,又细细想了想,最后挑了挑眉梢,似笑非笑的问道,“百岁你该不是准备从外面爬到泽法老师房间的窗户外,然后夜袭吧?”

     按照他发现的,千岁百岁对泽法的诡异痴迷程度,‘夜袭’的可能性似乎很高…想到此处,波鲁萨利诺眸光微微一闪,心头的戾气仿佛卷土重来。

     要不是萨卡斯基无意间看见,这家伙多半会得逞吧?

     到了晚上气息会稀薄到几乎不存在,一开始他都没发现房间里多出个人来,于是…午夜过后的现在,万一泽法老师疏忽大意,这家伙…

     偷窥还是夜袭?亦或者两者兼具?

     ………

     因为这一天几次三番受到打击,所以,越想越觉得‘夜袭’确有其事的波鲁萨利诺也格外没耐性,站在原地等了几秒钟,随即纵身掠起。

     探手,一把将似乎很想直接蹲在天花板上生根发芽的人撕下来,落地之后,团一团,丢在他准备睡觉的下铺。

     行云流水完成系列动作,波鲁萨利诺转身走到窗户边,顺手拿过萨卡斯基搁在一旁的烟包,弹出一只叼在嘴角,随后打燃火机火石,就着星火点燃香烟,深深吸一口。

     辛辣的烟草吸入肺叶,复又徐徐吐出,袅袅升起的白烟里,波鲁萨利诺胸腔内的怒意随着烟气缓缓逸散,夹着烟支的手抬高几分,揉了揉额角,最后缓声开口,“千岁百岁——”

     前一刻被他丢到床上的人迅速抓起枕头抱在胸前,整个背后死死贴到墙上,一双眼睛惊惧交加瞪着…同样靠在窗户边的两人…身侧地上安静乖巧的球球。

     又是一阵无言的安静,良久,她僵硬地抬高视线,白着一张脸,磕磕巴巴说道,“不是夜袭,我有事想问泽法老师。”

     许是落到身上的目光过于尖刻,她紧了紧双臂,脑袋低垂几分,半张脸藏进抱在身前的枕头后边,音色略显沉闷,“都姆兹…”

     话音未落,住舱外门被人重重敲响。

     “波鲁萨利诺,萨卡斯基!”

     是特里顿准将的声音,隔着铁质舱门,男人的声线显得含糊,音色里却带出几丝凌厉之意。

     波鲁萨利诺一愣,支起身,眉心皱了皱,飞快看了眼身侧,与萨卡斯基两人目光一碰,瞬间就做出反应。

     一人闪身到门边,一人飞速抢到床边,身形挡在千岁百岁前方。

     ………

     探手扶在舱门开关把手上,开启它之前波鲁萨利诺偏头扫了眼身后,萨卡斯基站在双层床床前,魁梧身躯把里边的千岁百岁遮挡得很严实,加上千岁百岁的存在感很古怪,想来仓促间门外的人是发现不了她。

     收回视线,波鲁萨利诺手腕微微用力,旋开舱门开关,往后将它拉开一道缝隙。

     而随着舱门开启,更多喧闹随之灌入室内。

     凄厉的哭叫,断断续续泣音,都是女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的音调拖得很长很长,声色里充斥着难以言喻的畏惧与惊恐。

     一种难以言喻的混乱感,霎时间蔓延在这片狭隘逼阙的住舱区。

     波鲁萨利诺挑了挑眉梢,一言不发看着立在门外的特里顿准将。

     短暂的静默过后,特里顿准将沉声开口道,“阿塔沙塔死在千岁百岁的房间里,你们知道她在哪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