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37章 最终归宿(2)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见依依如此,小桃也不敢再多言语,一面利索的撇开前方过盛的杂草,一面更是不忘小心翼翼搀扶着依依前行。

     虽然,依依并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大小姐,从小也不是很斯文的那种,可这山野间她还真是第一次来。索性也只得由着小桃辛苦了。

     因为,怕路上多有不便,所以依依就果断的选择了之前马车官道之外的另一条小路。那是根据二十一世纪中经典电影中得出的思维,毕竟这一路到皇城太远了,天黑之前就算她和小桃都穿着溜冰鞋也不见得能赶回去。

     在野外露宿是必然的事情,所以她不想自己偶遇到那电影中最最狗血的一个情节??!

     山间杂草彭生,灌木繁多,没过多久,依依便腿脚酸痛了。正欲拉了小桃到那个不远处的大树下休息,突然,她身旁的四周就有了动作。

     是的,是动作,这次她很清晰的听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骚动。齐齐的,就像传说中的贼人露面一样。

     紧紧的将依依挡在身后。

     突然,‘嗖嗖嗖’的几声过后,足足四五个男人出现在了主仆二人的眼前。期间,有两个面孔都是她们所熟悉的。

     “小二,老伯?”依依和小桃几乎同时出声。

     这两人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用马车送她们来的那个车夫,和那个曾经就被她们疑心过的店小二。两个看上去都十分得体,诚恳人。

     “姑娘,识相些还是将身长的盘缠都交出!”那车夫一改之前那和顺的语气,对着依依和小桃二人厉声说道。

     紧随他身后的几人,更是缓缓逼近,脸上露出一脸猥琐的笑容。似乎要将这主仆二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眼下看几人的神色,显然不止是拿了银子就会善罢甘休的人。

     小桃护着依依连连后退,焦急中依依也在发奋思维。

     “小姐……快跑!”只是不待她想出来良策,突然身子便被一个猛力推开,一个重心不稳她便咕噜噜的直滚下,那个她连看都没看过的斜坡。

     小桃的决绝声还在耳边响起,一切的事情都恍如梦境般,依依根本就来不及阻挡,大脑几乎是一整片空白。

     小桃会怎么样,她不敢想。她自己会怎么样,她也不敢想,只是伴随着耳边呼呼的风声,她仿佛也听到了小桃的一声!

     那样的刺耳,那样的刺心……

     “姑娘……醒醒……”一阵推搡中依依再度恢复了意识。本能的一开口便唤道:“小桃……”

     她不知道自己的意识什么时候开始那么不争气的,可脑海中依然回想着先前那那一幕,小桃那恐惧的尖叫。

     “姑娘……你醒了吗?”一双干净的大手在依依眼前努力的摇晃几下,依依这才缓过神来。

     耳边的男声略带几分吊儿郎当的稚气,记忆深处她仿佛在那里听过,却又不算熟悉。

     随之,侧目,她更是惊讶的忘乎所以。

     这个十**的男孩,不是她曾经在家头暴打过的那个三只手是谁?

     只是,此时见到这样一张熟悉的面孔,她不免再次想到之前的一幕,火气顿时一涌而上,一个翻滚便从床上跌站到了地上,厉声质问道:“我的朋友呢?你们把她怎么!”

     本能的警戒让她不能多想。同样都是贼,所以她不会因为他是她醒来看到的第一人就感动的千恩万谢,痛哭流涕。

     “姑娘……你在说什么啊?我刚刚在山下就看见你一个人,也就只把你一个人背回来而已……”男子焦急难辨,一直小心翼翼的和依依保持着距离,眼神一刻也不离开依依那双力大无穷随时都有可能将那次重演的双手。

     看着那白皙的小手,他直到现在还免不了好奇。到底她是哪里来的力气,那日在街头,竟可以将自己强行拎起,重重的摔在地上?

     “看!”依依厉色呵斥,男孩的后怕神情她是半点没错过,心里才刚为自己接下来的遭遇松一口气,突然,她便发现他的目光集中在自己的手上。

     像是在研究揣测着什么一样。充满了疑惑。

     见依依如此神情,男孩半点也不敢怠慢,立即将自己的疑惑,吞吞吐吐的出了口。“我是……是在想,姑娘明明如此娇弱,怎么那日竟能将我……”

     一听男孩的话,依依是又好气又好笑,正握了拳头想要揍上那张无辜的憋屈脸时,突然手心却传来一阵撕心的疼。

     依依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然而,也就在这时,一个苍老而慈爱的声音传来了:“六子啊,那位姑娘醒了吗?”

     “是我娘。”不等依依问话,男孩就小心翼翼的回答。而后便快速走到那扇破旧的门帘前,扶进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来。

     依依这才打量着这个简陋的小家庭。破旧的桌椅,破旧的窗,唯一的房门就是那一抹都不足一米的蓝色破布。遮了半截,空半截。

     整个屋子一眼看穿,约莫十平米的样子。看的都叫人鼻子酸。

     见依依打量着,老妇人又忙羞愧道:“这屋子简陋,让姑娘笑话了……”

     听老妇人如此说,依依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忙收了打量的目光。

     “六子他爹去的早,老婆子我这身子骨又不争气……”老妇人说着便就近坐在了一张打了好几个木梆子牵扯才不至于散架的破凳子上,叹一口气道:“害的六子被我连累……”

     “娘??,你这是在说些什么呢?”见老妇人又要伤感,男孩立即出声阻止道。而后一转眼,看见依依又才想起她手上的伤,随即恍然道:“对了,姑娘你的手受伤了,我看见你的时候,你正抓着一条棘刺藤。这两天怕是不易动,也不知道里面的刺有没有剔除干净,我娘眼神不好,劳烦你自己再拆了布看看……”

     男孩说着说着声音就放的小了,似乎因为依依的伤口没有处理好,感到愧疚的人是他一样。

     “谢谢你。”依依真诚的看着男孩说。她第一次为自己那天的街头行为感到后悔。眼前这个男孩,在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种坏到极致游手好闲的人。

     他应该是有苦衷的。

     短暂的失神之后,依依便不得不想起另一件比她整理手伤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小桃的下落。

     正打算告别这对母子,去山林寻找小桃下落之时,忽然房门外传来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依依当即一阵惊,随即冲出房外。内心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一群由车夫和店小二组成的土匪,她可不能再连累了身后这个单薄的家。

     然而,当她看到眼前那张熟悉的面孔时,她几乎都傻了。

     “司徒夜?”依依不可思议的轻语出声。她根本没想到在这里会见到她曾经的那个不可一世的王爷夫君。

     而此时的他,一脸忧色,挺拔而卓越的身影尽显疲惫和惶恐。

     身后更是带了一大队的盔甲士兵,个个手握长枪,正在井然有序的将小屋紧紧包围。

     看着眼前那惊讶苍白的小脸,司徒夜几乎一颗心脏都要紧张的跳出胸腔了。没有人知道,当他听闻山间樵夫在衙门惶恐禀报说发现一个女子尸体的时候,他是多么的紧张,多么的害怕。

     当看见那尸体竟是她身边的丫鬟,而不是她时,他又是多么的欣喜,多么的急迫。多想立刻就看见她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即使还如以前一般冷清漠然的面对自己,没有一丝微笑,那总也是好的。

     司徒夜能找到这,无非就是两种可能,第一,小桃逃脱了。第二,发什么惊天动地的生了大事。

     心中隐隐泛痛,看着司徒夜那沉重而复杂的情绪,她莫明的察觉到了什么一般,眼泪在眼眶极力的隐忍着。

     屋外艳阳高照,她不难想象这至少已经是距滚下山坡的又一个白昼。小桃显然没有来,没有迫不及待的迎接她,这意味着什么,她比谁都要清楚只是,她不想承认,不敢承认而已。

     良久,司徒夜才充满歉意的开口:“你的丫鬟死了。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衣衫不整,尸首已经僵了……”

     从她的神色中,他已经看出了她猜到的结果。尽管他知道这事情现在就对她来说,很残忍,可他却不想瞒她。也知道根本就瞒不了她。

     “是谁?抓到吗?”依依悲愤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眼泪再也止不住如断弦的珠子一般,飞快的往下落。牙齿在打颤。

     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的,要是她不那样的自负,不那样的任性,不拒绝慕容凡的安排,不好心的帮别人走这一遭,那么结局是不是都不会一样呢?

     手心紧紧的撰着那块遗祸世人的晶莹,她再也不要好心的帮任何人了。

     刺心的疼痛远比不过内心的伤痛,她恨不得将那块鱼雁捏的粉碎,粉碎。

     “清儿……”司徒夜焦急的唤道。这一刻她才注意到她手掌的伤,那一层层被白布裹着,也映着的血花是那样的让他心痛。

     正要上前阻止她继续紧捏的动作,突然,奇迹的一幕出现了。

     那妖冶的血花就这样慢慢的淡化,最后已然消失不见,他似乎都觉得这一切是幻觉一般,眼看着那一圈圈莫名的淡蓝光晕,从她的手掌开始蔓延,甚至将她整个身躯都紧紧的护在其中。

     就像是一个鹅卵形的保护层一样。她在其中是那样的飘渺是那样的梦幻。

     几乎,在场的人都看傻了眼。

     随着司徒夜一起告别了小六子和他的母亲,依依不敢怠慢,第一时间就折回了那家客栈。

     只是,等待她的不是掌柜在柜台后悠闲的盘算,小二在一旁热情的应对每一个过往的客商……而是,一个个包括那车夫在内的一干人都被五花大绑在了客栈的柱子上。

     整整的围成一个几个圈,层层叠叠,就像是一捆一捆的干柴一样。

     而在他们的周围,就是一个个抱了酒坛的士兵。其中一个士兵手里还拿着一只熊熊燃烧的火把。

     这样的情形,依依也不难看出,这个客栈以及这几个人的悲壮结局。

     只是,此时,她已经没了那份多余的怜悯与同情心。

     轻闭了一下眼睑,在心里对着小桃说了些话之后,她便漠然的转过了身。

     不多时,她身后的风声中便传来了一声声的哀嚎,以及那木质房屋被燃烧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空气中尽是悲伤的音符。可是,在她现在听来却是那样的舒心。那样的解恨。

     帮小桃报了仇,了结了一切之后,依依就病了。

     在慕容家的那片翠竹林呆着。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她都闭门不见任何人。

     每天除了那个和小桃有几分神似的小丫头,彩菊来伺候她之外,就只有慕容凡这个体贴的哥哥来和她说说话。

     父亲慕容泊也偶尔会来,只是,他毕竟是朝廷的要臣,每天除了早朝之外还得有一大堆的事宜要处理。所以相对来的次数就少了许多。

     这些日子说来也好笑,不过是她身边走了个丫鬟,竟然让她这个下堂妇成了众心捧月的对象。

     司徒夜自然是每天都免不了要来慕容府观光的人,依依也不觉得奇怪。毕竟,那天帮小桃报仇他是有功劳的,而且就他那天的情绪来看,他似乎还根深蒂固的觉得,她无论之前还是现在,甚至是将来,都是他王府的一员。

     即使,是下堂也一样了。

     可是,她却没想到那个三皇子,司徒牧竟也会是常客。

     而且,听慕容凡说,他今天的来意还很明确的和慕容泊提亲。

     他这是做什么?

     是觉得她这颗棋子的命运还不够,还是觉得,他的容颜和谎言可以让任何人为止付诸?

     “清儿,你打算就这样一直下去吗?”慕容凡缓缓走近依依,在她身旁站定开口道。

     自己妹妹这些天几乎是不吃不喝,一天之内定多在自己的苦口婆心下用上一小碗米粥,然后就这样呆呆的坐在竹椅上,看着茂密的竹林。

     这样的她,让他这个兄长怎么能不担忧呢?

     “小桃的仇也抱了,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你这样自责有什么用?”看依依依然木然不语,慕容凡忍不住一把扳起依依的肩膀,让她正对着自己的眼睛,“她要是在,她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徒废的不是吗?”

     “振作起!我的好妹妹……”

     慕容凡正苦口婆心的劝说着,突然,丫鬟彩菊惊慌失措的跑了来,“不好了……公子……小姐……外面睿王爷和三皇子打起来了……”

     慕容凡大惊。心想,“这可怎么了得,这皇子和王爷在府里大打出手,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只怕是都不用活了……”

     正准备抬脚跟着彩菊的脚步出竹林去看看,依依却淡淡的开口了,“哥,你说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吗?”

     这些天她一直都在反复思考那夜的梦境。

     “清儿,别胡思乱想了,我先出去看看……”慕容凡顿下脚步安慰道。心中虽有些乖乖的感觉,但眼下情急,他也不能多做停留。

     看着,慕容凡那渐渐远去的身影,依依心里也不免满是内疚。她这个白捡来的哥哥,当真是为她费尽了心力,只是,眼下这样的情形,她即使想在慕容家陪着父兄共享天伦,也是件很不易的事情。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情。依依索性便起身折回了屋内,从那个许久没有动过的包袱中,拿出那个莫名的焰火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