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36章 最终归宿(1)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鉴于昨天的失误,依依这次可是拖着小桃一直在街边打量了他好久。见他一直神色都是很耐心的在等待这旅客,依依这才放心的打发小桃上前和他交涉。

     也是挨一次打学一次乖。有了昨晚的前车之鉴,这次依依就显得格外的小家子气了。

     那车夫刚一报了价格,她便使了眼色,让小桃狠狠的砍价。

     天可怜见,她杨依依虽然是很小气,是很守财,可要是在昨夜之前,她面对一个古代的车夫也还是不会吝啬到如此的。

     “姑娘,上南羽镇可不是这个!你看老汉我也这把年纪了,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五吊钱真的不够啊……”车夫纠结眉宇无奈的苦口说道。

     “那我们一人退一步,也别说八吊七吊了,一口准了,六吊钱。大爷你看成吗?”见小桃一直商讨不定,依依便慷慨激昂的折中道“你看我们姐妹初来乍到的,要不是这城里亲戚都搬了家也不至于,才刚来又要走……”。

     车夫见此,为难的思索了片刻。想要再抬价又见依依一脸坚决丝毫不肯退让的架势。索性便一咬牙,应道:“那成,老汉我就当卖姑娘一个人情,看姑娘一个弱女子,六吊钱就六!只是赶明个到了地,还望姑娘帮寸着找个回客,也让老汉得两斤酒钱…”

     “一定一定。”小桃立即欣喜的接话。

     话毕,小桃正准备扶了依依上马车,突然,一阵哀怜的求饶打乱了平静的街头,同时也勾起了主仆两人的好奇心。

     “太子爷……您行行好,放了小的吧,小的家有妻小,实在担不起太子爷的抬爱……”

     放眼望去,不远处竟是依依曾经三生有幸,曾见过一面的草包太子。

     而此时,跪在他脚下不停求饶的更滑稽的是一个男人。

     没错,依依看的很清楚,那的确是一个男人。尽管,他此时一袭女装轻纱罗裙及身,但他的纯正的男嗓音以及那远远望去的较宽肩背,却不是任何一个女子可以拥有的。

     更何况,他还有那样欣长的臂膀和腿……

     然而,男子求饶的话语,句句含悲带恨不说,其间更有一股子被侵犯的恼羞味。那委屈求全的话语更不难听出其间的一些有违天地人伦的事实。

     “放了你?你觉得本太子要是放了你,你会有好日子吗?”太子不但没有因为悻悻围观的人群而觉得丢脸的放过那地上哀求的男子,反而是变本加厉的半蹲下身子,一手轻挑的捏起了男子如玉般白皙的下巴,“你可不要忘了,你这条命是谁!”

     见男子无言在对,他更是猖狂的不可一世的将男子甩开。从而也就在他这极度恶心的动作之下,依依隐隐也看清了男子的面容。

     那的确是一张美得足以让世间男女都忘了分寸的面容。依依几乎都有些自叹不如,只是,在看清那容颜的下一秒,她心中却隐隐泛起了什么一般,似乎这张脸她曾见过,只是,到底在那里见过,一时间,她却完全没有答案。

     然而也就在这时,就在那太子想要开口用某条不可告人的事实胁迫男子就范之时,忽然,那地上的男子却猛的一头磕在了地上。立时,那鲜红的雪花竟如梦幻般迅速的渲染了那块古老的大石板,那原本泛着淡黄颜色显得无比干净的街道就变得那样的灼眼。

     让人,想哭,想吐。但此时对依依而言更多的是愤怒。

     “真他妈的人间!”依依忍不住愤愤骂到。正欲冲上前打抱不平,或者她更想的是救下那条脆弱的性命之时,小桃却迅速拉了她的衣袖阻止到:“小姐,不可,那可是太子爷……”

     被小桃拉着,依依也有些犹豫了。这个时代她知道她真的如小桃提醒那般,已经惹不起任何有权有势的人了,何况那人还是皇帝的亲子,那个将来很可能成为万千生命主宰人的太子。

     见男子死命的一磕,草包太子也当即傻了眼。或许是没想到他会如此倔强了不要生命,更或许是凭着他对他的了解,他会如此孤注一掷本身就是一个意外。

     久久的,久久的,他都没能回过神来。直到,人群中忽然快速跑来一个小厮摸样的人来,很是慌张的附近他耳畔轻语几句,他这才惊慌失色的看了地上男子一眼,快速和小厮一起转进了人群。

     草包太子走后,人群更是唯恐避之,都只是远远的望着,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上前看看他是否还活着,上前问问他否要帮助……像是面前的不是一个需要大夫急急施救的可怜人,而是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瘟神一般。

     看到这样淡如水的人情世故,依依再也忍不下心了。她不是铁石心脏,生就是见不得别人就这样奄奄一息的逝去的。

     只见,那男子的发丝微微颤动了一下,她便在心里笃定了。他还!她一定要!

     不顾小桃的阻拦,依依立即奔跑几步到男子的身边。当耳边传来那奄奄一息的言语声,她知道,他的生命还是有希望的。

     然而,依依万般没想到的是,当她满怀急切和欣喜去向路人求助,帮忙将男子送往就近医馆治疗之时,几乎所有人都是惶恐的朝她连连摆手,然后很快速的跑了开去。

     屡屡求助失败后,依依只能对着小桃大声吩咐道:“还愣着干!你快去找大!”

     “哦……是,小桃这就去。”小桃也是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待听到依依的吼声便如梦初醒的,朝着一个陌生的方向跑了去。

     然而,因为这个地方她也是很陌生,所以来回几个折转她都拿不定到底要走那一条路,才能找到依依口中的大夫。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时间缓缓的流逝着,或许对于别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但对于地上那奄奄一息的男子却完全不一样。

     只见,他那滴在石板上的血已经缓缓便了颜色,由之前的鲜红变成了朱红,由之前的流动态变的很是浓稠,看起来都不再是那样的鲜艳,那样的富有生命了。

     依依心急如焚,却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分身走开。或是去帮小桃一起寻找大夫,亦或者是再次守在路边向人求助……

     “嫣儿……嫣儿……孩子……好……”男子轻呓着,断断续续的依依虽然已经隔得极尽但还是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或许是感觉到生命的无法挽救,也或者是面对弱者的本能。依依索性便把头放的更低,附近男子唇边,这才断断续续的听清,他嘴里的眷恋。

     他应该是在挂恋着前一刻他嘴里的妻儿。

     “她们在那里,我要怎么找到她们……?”依依激动的摇晃着男子的身躯问。不想让他就这样慢慢的沉睡下去。

     “姑娘……谢谢你……”依依的摇晃下,男子缓缓睁开了疲惫的眸子,眼神也变得异常的清醒,对着依依努力扯出一个感激的笑容礼貌的道谢着,而后又缓缓往心口的衣襟出,挪动着手指,似乎要找什么东西。

     见此,依依也顾不得许多,当即便伸手随着男子的手探向的方向,从他衣衫的夹层内取出了一样,她无比熟悉的东西。

     鱼雁,那个曾经李末年,慕容泊的好友曾经想要馈赠给她的鱼雁。她不会忘记,因为它事那样的剔透,是那样的让她难以忘怀。

     就好像是她永远都记得,曾经有那么一家人的血都因为她而间接性的消失了。

     恍然,在这一刻,这张无比美丽的脸庞已经和那天她第一次到慕容府看到的苍老脸庞神奇的重叠了。

     泪水发疯般的溢出,眼前的画面虽然变得无限模糊,可男子的话她却是更加清晰的听在了耳里。

     当小桃重金聘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大夫回来时,男子已经了半点生机。

     老大夫把了脉搏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姑娘请节哀……公子已经归天了。”

     其实,这样的结果老大夫不说依依也知道了。虽然她没见过将去之人是何等情形,可当那只手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将鱼雁固执的交给放到她木讷的手心里,然后悄无声息的滑落时,她就已然感觉到了这个生命的离去。

     见男子逝去,老大夫或许是出于大夫那救死扶伤的本能,也或许是看在小桃那一大堆细软的份上,不等依依开口求助他便知会了家仆帮忙料理了男子的后事。

     暴毙街头,可不是寻常人们的寿终正寝,没有葬礼,没有鞭炮,甚至连纸钱香蜡也没有……不过是几个家丁,就近买了上好的棺木,然后直接抬了到一处僻静的山坡上就算完事。

     不过,即使是这样,依依也已经是千恩万谢了。

     待一切结束也不过是三两个时辰的事情。

     谢过老大夫之后,依依便带着小桃找到了男子口中的嫣儿。那是一个很美的女人,和男子一样,美得不可方物,即使是那小腹已经微微隆起,面上已经开始泛起星星点点的妊娠斑点,也依然掩饰不去她的绝色之姿。

     和男子很登对。

     不过,她的人品却不像她的脸蛋一样的让人称赞,让人赏心悦目,让人叹为观止。

     当依依坐上那辆事先商定好的马车,到了这个名叫悦来小镇的古朴小镇,在那间十分不起眼的山坳小茅屋里找到她之时,她正和另一个粗汉淋漓酣畅的做完苟且之事。

     要不是,茅屋很不挡风景,要不是那老大夫很尽职的吩咐小厮带她找到这个男子口中的小地方,要不是小厮替她先喊了一声嫣儿,那个女人就慌忙的衣衫不整的出现了,她还真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男子用生命护着,记着不要辜负的女人??!

     出于愤怒,更出于私心,依依只是藐视的看了那个叫嫣儿的女子一眼,然后就毅然的转身离开了那个让她觉得恶心的茅屋门前。

     临走只是很平淡的说了一声,“李潇在街头死了。”

     没有留下鱼雁,因为她觉得这个女人根本就不会帮男子完成最后的遗愿,帮这个鱼雁交给它的有缘人。所以,她便自私的留了下来。

     男子说,鱼雁的主人的血是回合鱼雁合为一体的,虽然她不可能走在大街上挨个挨个的让路人划破手指滴血认亲,但留着等待机缘巧合总比那个女人一转身就有可能拿去当铺或者馈赠情人要来的合适。

     然而,依依也从未想到,仅仅就因为她今天的善举,就造就了她明日的杀身之祸。

     “悦来小镇”却未必如其名一般带给人一种喜悦和留恋忘怀的心情。反而在看到这个小镇之后,依依的心情就更加糟糕了。

     先不说有李潇之妻‘嫣儿’的污秽事件,就冲着它的无限古朴与落后,那也是平常人会吃不消的。

     因为早就想好要离开之前的皇城,那个天子极近王孙贵族繁多的地带,所以,再坐上马车决定要帮李潇完成遗愿之时,依依就已经决定要在这个小镇上落脚了。

     一来,是她真的毫无厘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只是想远离曾经,远离那个她或多或少还有些熟悉的地方。

     二来,却是心中那股莫名其妙的愧疚感作祟,她总感觉李家的结局和自己脱不了干系。所以也不免想到要在这里照顾那对孤儿寡母。

     只是,任她心思有百转千折,她都没想到,那个女人会是那样的让人不堪……

     那一目,仿佛就是六月的雪花,虽说眼前艳阳高照可实际身体和内脏都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

     蓦然,望着,前方那此起彼伏的山脉,依依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好心就该被千刀万剐。

     马车早已在她和小桃下车之后,便载着老大夫的家仆回皇城去了。

     此时,依依真可谓是上不着天下不沾地。眼看黄昏就要过去,黑夜即将来临,可眼前竟然连个像样的市集也没有。

     除了山巅便是山峰。连小镇中心的贸易点,都不过是个临时场子,黄昏才一开始,这买卖就尽数散了场。

     “小桃,今夜我们估计是要露宿山林了。你怕吗?”依依淡淡的对着身后也一直撅着嘴替自己愤怒的小桃问,同时,这话也是在问她自己。

     ‘露宿山林’这是多么简单而雅致的三个字啊?这样的情景以前在电视中依依也没少见。可事实就这样真实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还是忍不住胆怯了几分。

     山间的猛兽,蛇鼠,甚至是那还不如手指般大小的毛毛虫都是依依永生的惧点。更何况,早先还有李潇的那一目残忍。

     “奴婢不怕。”小桃壮着胆回答,而后又四处张望一番,忍不住鼻子一阵酸的呜咽道:“只是,哭了小姐……小姐长这么大,可什么时候过了这样的日!”

     “都是那遭瘟的贼人……”小桃正委屈的破口大骂,忽然,不远处的树梢一阵动,把依依都惊了一跳。

     忙对小桃道:“别埋怨了,快!看在天黑之前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落脚点。”

     那树梢的异动不似有鸟儿突然受惊飞走的那般。虽然只是短暂一晃,一个哗啦声作响,无法分辨那具体是什么缘由,可依依总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