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34章 连男人也不放过(1)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慕容凡,自知他也无法劝阻自己的妹妹,索性便体恤道:“静下心来想!我在城西有间别院,让翠儿带你先到那里住些日子?”

     听慕容凡如此一说,依依也不好反驳,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朝着一旁的司徒夜请命一声,便径直到之前她曾住过的的烟雨阁整理行装去了。

     是的,她杨依依要干干净净的走。不带走这王府的任何一丁点的物品。

     或钱,或物,亦或者是身上这件华丽的王妃衫。

     见此,司徒夜也并未多加阻拦。她的意图,他是清楚的。可即便是他不在乎那些俗物,不在乎那点开销,可他却知道,此时,他给的任何东西,在她眼里都没有价值。

     心想,“连王妃之位,自己的正妻她都可以如此轻描淡写的推开,其他的只怕更是多余……”

     回到烟雨阁,叶儿就忍不住开始眼泪滴答滴答的下落了。

     “娘娘……”叶儿难受的轻唤着。

     王妃自清下堂的全部过程她都看在眼里,虽然心里很明白的知道自己此时不说什么都是于事无补,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挽留的唤道。

     “叶儿,谢谢你。”依依感激的说。叶儿的心事都写在脸上,她看见了。无须再问也不需要多问。只是这淡淡的一句真心道谢就已经够了。

     脱下那个精致的外壳,走在自由的大街上依依心里说不出的舒坦。

     虽然,从王府一路出来,她那红红的脸颊都是被唾弃的焦点,但她依然只感觉到自由,没有半点的压抑和不爽。

     脸上带着一抹喜悦的笑。是发自内心的那种。

     然而,当脚步迈到那条熟悉的三叉街时,她却犹豫了。

     左边是通向慕容府的。右边是皇宫,显然,那个方向她一辈子也不会去。什么安然公主,什么对她今后的补偿,她杨依依可是从来都不稀罕。

     也从来没想过,离来一个牢笼又钻进另一个金丝笼。

     迟疑着,不知道是前行还是左转…轻闭了双眼,仿佛她又看到了那张慈祥而担忧的脸。布满沧桑的痕迹。她不回去,他应该会很伤!毕竟,这身体是他苦苦寻找了十年的女儿…

     有些于心不忍。可真的以一个下堂妇的身份回去,那个忠贞几世的慕容家族可以经受的住这世间的流言吗?

     答案很明白。

     这不是那婚姻自由,言语自由的二十一世纪。这里是很现实的古代,不仅有着淡薄如水的人情,而且还有着不可逾越的贞操观。

     “算!失去一个女儿总比失去一颜!”依依心想着,同时,脚步也朝着,前方那条未知的道路走去。

     “你听说了吗?睿王爷把睿王妃休了…”

     “可!这慕容小姐…”

     “可我听说这事因,慕容小姐的善妒而起,听说她不仅迷惑六皇子,而且还亲手害的王府小妾小产…”

     “真的吗?”

     “真是心如蛇!”

     “看不出来,她还真是人面兽心,早先前,我们家那口子从衙门里当差回来就说出了怪事,好端端的上官大人的女儿变成了慕容家的……”

     流言四起。八卦的路人几乎都把依依围了个圈。随着依依的脚步缓缓朝前移动着。

     “小姐……”小桃担忧的唤道。看着周围一片混乱,如同看稀奇一样围着自己和小姐的路人,小桃眼泪都急的快要掉下来了。

     从睿王府出来,依依只带走了那些属于她却不属于王府的细软嫁妆。也就是之前冷牧给的那些。那些是她应得的。

     被人当棋子一样的利用,当猴儿一样的欺骗,那些细软的身外之物,她还是有资格留下的。

     骨子里的爱财是取之有道的。这是他的代价。

     出了那个牢笼她不仅仅需要生活,而且还要活出一片灿烂的天地。

     “小桃,你怕么?”依依侧脸,从容的看着小桃问。此时,只要她的答案是怕,那么她会毫不犹豫的分给她一部分的金银,然后替她安排另一个好的生活。

     她欠小桃的太多了。虽然,心知她不会那样的回答,但她还是要问。

     因为,这是人与人之间最最基本的尊重。她从来没把小桃当做奴隶,当做丫鬟来看。

     从前这样,以后更是这样。

     “没有。小姐……小桃不怕。”小桃一抹眼泪坚定的说。在她心里,依依就是主子,是天。

     “那就好,我们!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们永远都无法!”依依淡笑着说。今天的她在别人眼里是最落魄的一天,可对她自己却不然。

     离开那个是非之家,她很高兴,高兴的无法言喻,高兴的她此时面对留言,连生气,大架的心情都没有了。

     心里只想着快些走。快些呼吸外界的新鲜空气。

     慕容凡的提议被她出王府的那一刻就先斩后奏的拒绝了。她想要暂时的静一静。

     然而,论谁都没第一时间发现,人群中还有一双布满疼惜的眸子。

     雪白的身影,僵直的随行在人群。此时,任他有多么的不忍,任他有多么的不舍,多么的想跃身人群一把揽过她的腰,然后迅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的确他也有这个能力,有这个魄力,可他此时却不能自私的那么做。

     心痛之余他不得不顾忌她的名誉,不舍之际他更不能不顾慕容府的世代清誉。所以他只能远远的陪着她。安安静静的用心分享着她的痛。

     另一边,睿王府内。

     看着那么娇小渐渐消失在视线,司徒夜心里说不出的烦躁。这一天之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对于女人他从未想过要倾注多少真心。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是这么做的。

     二十个姬妾,谈不上对谁用心更谈不上对谁用情。然而,他却从未想到,居然看着那么娇小无情的渐渐远去,他的心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有些像撕裂的感觉。

     缓缓的蔓延着,一点一点的侵蚀这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转身,木然走向书房,连一路上连连请安的丫鬟仆人都置之不理。

     坐在那把只属于他的木兰椅上,司徒夜一手撑在桌面,一手扶额。

     眼睑轻闭,放映在脑海的都是那张坚决而清冷的小脸,那一下又一下的掌痕。

     是那样的清晰,是那样的刺眼。仿佛是无形中的一种压抑,一种束缚,让他连喘息都觉得疼痛。

     “王爷……”忽然一声清甜从门外传来。鬼使的,如幻觉一般,明明完全不同的两种声音,此时,在耳畔却可以意外的重叠起来。

     凤眸顿时变得一亮,“是她回来了吗?她还是舍不得离开的不是吗?”

     快步起身,箭步如飞一般,急切的走到房门前,双手激动的几乎有些发颤的拉开房门。

     “你来做!”当看清门外的来人,并不是脑海中那反复浮现的面容,司徒夜顿时不由一阵怒。厉声呵斥道。

     “王爷……贱妾是过来给您送参汤来的,听下人们说,王爷都已经一天未曾进食了……”秦香莲低了眼睑,一身素白的她,就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紧望着自己手上托盘中的那精美的瓷盅。

     看着秦香莲那紧张似处子一般绯红的面颊,朦胧中像极了那夜楚楚可人躲在角落害怕的哭泣的她。

     粉黛微施,不寐不妖,宛若出水芙蓉,顿时,一把揽在怀中,不顾那被强力而打翻的精美瓷盅,和随之散落一地的美味。

     司徒夜低头狠狠的吻住了秦香莲那娇嫩的唇,吻的很深,很急……仿佛为了证明什么,又仿佛是为了说服什么。

     夜幕渐渐袭来,依依也走的累了。

     沿着那条直线的路,她没有目的,没有终点,随路弯而转。

     那一路跟着看稀奇说三道四的人群到底是没有她的耐力。

     早就无趣的散了开来。

     清净的就只是她和小桃同行。渐渐的,小桃的脚步也越发变得愉悦,像是体会到依依的高兴而高兴一般。

     依依心里很清楚,只是这样一直都下去也不是办法。在黑暗到来之前,她和小桃必须要找个安生之所才好。

     不然,在这个治安通信都极差的社会在街道上度过一夜,她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事。

     走进一家,感觉还算不错的客栈。掌柜伙计都一脸的和气。客栈的规模也是不大不小。店面给人的感觉很不错。很干净的那种,只是一眼,依依便没了顾忌。

     她很不喜欢不干静的地方,那怕只是店小二的围裙有了她受不了的污秽,或者脸上杂须一堆,依依都会毫不吝啬脚步的离开。

     依依和小桃,刚一踏进店门,一个店小二立刻就热情的迎了上来:“两个姑娘要住店还是打尖?”

     细声细气的嗓音告诉依依他的年龄并不大。估计也就十六七的模样。

     小桃上前和小二交涉开来:“住店。一间上房!”

     掌柜是个四五十的中年男人,五官很是端正,唯有不足的是那一双预知不配的绿豆眼睛,硬是将美男子的称号拒之了门外。

     听闻小桃的话后,也是一脸笑的接话,“看两位姑娘一脸劳顿,想必是干了一天的路了。那感情,饭菜一会就送到房里吧?免得姑娘在楼上楼下的奔波,也好早些歇息…”

     话毕,掌柜又体恤的对着店小二催促道:“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帮两位姑娘拿行李,带姑娘到楼上厢房!”

     小二立即陪笑的连连称是点头,随之更是礼貌殷勤的两依依和小桃主仆二人领上了楼。

     随着小二指引,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依依就见到了她想念了已久的床。

     和她踏进这家店门的预想一样。

     房间的布置虽不是现代旅馆中一样纤尘不染的白色系,也不是王府中她曾经用过的华丽锦缎……只是,一床普普通通的藏青色被褥,和淡木色的床罩床单,完全不搭调的色彩却透着异常整洁的味道。

     那被层层叠起的被褥,就好像天生的一样平整。没有一丝波澜,没有一个折皱。仿佛是许多没人动过的模样又似千年无人问津。

     然而,疲惫袭来依依也无心再想其它。

     简单的对着身后待命的小二吩咐几个小菜和事宜之后她便懒猫儿似的,把自己扔到了软绵绵的被褥上。

     也许真的太累了,刚一躺下,依依便觉得眼皮重的抬也抬不动。不多时,便感觉朦朦胧胧的。

     “小姐,来把脸敷敷……”小桃一边捣鼓着手中那剥了壳的热鸡蛋,一边扶起困意十足的依依道:“奴婢刚到楼下掌柜要了个热鸡蛋……王爷也真是不吩咐嬷嬷轻些……”

     “呃?”依依梦呓的应了一声。但大脑还是像被抽了主心骨一样的,半点没有运作的意思。

     见自家主子如此,小桃也只得无奈的笑笑,转而便轻手拿起鸡蛋在依依的脸颊上滚动起来。

     今天,她是第一次认识主子了。是那样的倔强,是那样的固执。

     忽然一阵舒心的暖意,在脸颊上传来,依依这才茫然睁大眼睛,不知道小桃是什么时候找来了鸡蛋,在自己脸上来会的滚动着。

     “我怎么睡着了?”依依灵机的坐直身子,一边享受着小桃那无微不至的照顾,一边问。

     然而,房门也在这时叩响,传来小二殷勤的声音:“姑娘,您的饭菜来了。”

     小桃还来不及回答,闻声便轻快的跑到房门前,将房门拉开。然后,麻利的将饭菜放至桌上,“小姐,快些把饭吃了睡吧,今个儿这一天,你可是累坏了。”

     依依淡笑着,随即便起身坐到了桌前。然而,她刚拿了筷子还未动作,便看见小桃恭敬的退到了一旁。

     心里顿时一阵闷,假装生气道:“小桃,不说说好了,从今以后都一起吃饭的吗?你要再这么规矩着,你就别跟着我的,直接找了大户人家伺候得了。”

     “可是,小姐……”小桃还想说些什么,但一转眼就对上了依依那温怒的眸子。

     见依依生气,小桃这才缓缓坐到桌前。很是拘束的陪着依依用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