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15章 将门肥女(2)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秋绿娓娓不倦的说着,那眼馋的摸样似乎还真勾起了依依的馋虫,虽然她也不确定这丫头口中是不是夸大其词,或是干脆就是直接撒谎要溜号,但既然有心放她溜,依依便索性演戏到底,一脸趣意的道:“真的吗?真有这么好吃的点心?”

     !”秋绿快速的点点头,依依便随水推舟道:“!那你快去快回,我们去前面茶!”

     这个时代的集市很热闹,也很朴素,少了现代那些来来往往的车辆,似乎空气也好了不少。依依漫无目的的走着,叶儿便也只是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因为,秋绿之前便说了那高点铺子要排队,所以,依依也没打算这么早就落座于茶楼。

     “大爷,求求你放了!”

     “我怎么可能放了你呢?我还想让你多陪陪我呢。”

     忽然,热闹非凡的街头,多了一丝乌烟瘴气,少了那份宁和。

     “咦?发生了什么事?”好奇心促使依依向前方看去,发现一个穿着华丽的30岁左右的公子正在纠缠一个粗衣女子,不过,那公子虽是衣衫华丽却满脸横肉,一身粗气,简直就是个狂野粗汉。

     而正被他如小鸡琢米般拎着的粗衣女子,小巧玲珑的身段,标志的五官,大约二十出头的年纪,大有少妇风格……

     “调戏良家妇女?”依依趣意的嘀咕着,随之,脚步也变的更快,不知不觉便将叶儿远远的抛在了身后,这样壮观的画面,以前她可只在电视上看过,今天会亲眼看到自然是不忍心落后半步的。

     更何况,她杨依依就是一只好奇的小猫咪。

     本着一颗好奇的心思,依依也不想找麻烦,只想近距离的看看这现场版,因为她还有正是要做,更因为,她也不是传说中能英雄救美的大侠。

     只是,当她走近她才觉得奇怪,街道上很多人,真可以说是并肩接踵,她是一路挤过来的,可却不知为什么,这样壮观的“调戏”居然没人!

     路人似乎没听到,也没看到一般,粗汉一边揪着那早已不知是被吓软趴下的女子还是被拉力钳制,那楚楚可怜,两行清泪的脸庞,不住的求救,却没一人过问,没一人出头……

     难道这世界真这么薄凉?

     看着那女子向旁人求救的目光,依依不知为什么她竟勇敢地走了过去。

     “喂,放开你!”依依大步踏过去,呵斥一声之后便想把那女子拉走,但却拉不动。因为那女子的另一条手臂还在那双恶心的大手钳制着。

     “咦?本太子今天莫非是犯了桃花运?刚碰到一个,没想到现在有自动送上门一个更标志的……来让本……”说着,那粗汉便伸出手想要摸依依的脸,还好依依早有堤防躲开了。

     “想碰我?也不回家照照镜子……看看你那样子,真是人类没有进化完全,还停留在猿人时期的!”真过瘾,好久没这样骂人了,依依心里那叫一个爽!

     “什么?你竟然说我想猿?你知道本大爷是谁?”那粗汉气的身子直发抖,手举得高高地想要打依依。

     依依冷哼一声,因为打不过不敢任何动弹,可更因为她杨依依从来都是不输气势的那个,所以她更是瞪大眼睛一步也没有挪动。可是眼看那即将巴掌上脸的时候,眼睛却十分不争气的闭上了。

     可,更奇怪的事情是,过了一会儿她脸上始终没有被打的感觉?咦?

     心道:“奇怪了,被打不应该没有感觉啊?难道是他太用力,我被打得没了知觉?”

     依依疑惑的睁开眼,却看见那粗汉的手,依然举着并没有放下,只不过并不是他不想放下,而是他根本无法放下。

     “是谁?精干妨碍本大爷…哈哈哈…竟是你!我不想见到你,听见了没有?放开我!“他气愤地想要挣脱那人的手。

     “我也不想见到你,可我不允许你碰她!”

     这声音?这人?怎么这么熟悉?

     没错,就是他??三皇子,冷牧,司徒牧。

     “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他竟然会在沃危机时刻主动出现了,早知道我就不用漫无目的的找了,直接出点事…。不好,万一他没出现怎么办?”依依心里美滋滋的想着,脸上那呆滞的表情早已经不复存在了。

     “怎么,难道你喜欢她?”粗汉口不择言的怒说道,依依本项反驳,可这个问题她很有心思听那个男人的回答。

     不为别的,就为他想要怎么利用自己。

     “!不准你毁她!”

     依依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的反驳,所以惊讶得看着他,却发现他的脸有些微红,心想,“咦?他干吗脸红啊?难道是我看错了?”

     再看过去时,他的脸却跟平时一样冰冷冷的。

     “对嘛,这才是哪个自己认识的冷!”

     “我胡说?若不是你跟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你会帮她?”

     “不准你在口不择言,她是二哥的王妃。”

     “你说她是二弟的王妃?”那人显然有些不敢相信,上下打量了依依一下,然后恍然大悟般的笑了起来,“这就奇怪了,它既然是二弟的女人,你怎么会护着她了,难道是爱屋及乌嘛?”

     “可能么?”说完后他又哈哈大笑起来了。

     他这不是明摆着说三皇子和二皇子不和么?依依有些忍不住的在心里大笑了起来。

     而后便恶作剧使劲的用脚踢了他的‘小弟弟’,然后赶紧拉着三皇子逃跑了,只剩下那人蹲在原地痛苦的喊叫着,!

     跑了好久两人才停下来,依依累得直喘气,但一想到那人被她揣的痛苦喊叫的样子,依依就忍不住大笑起来,而三皇子好像被刚才的一幕惊住了,振振的看着她,见她笑了后,也跟着我笑了。

     “没错,他是大家公认的废物,但他同时也是太子。”

     “什么?太子?”依依先是一惊,然后想到昨天才听司徒夜说过太子是个无能的废物,没想到今天便见识到了他的无能,不能不感叹世界真小,事情真巧。

     “多谢三皇子救命!”一时疏忽,依依竟忘了眼前这人是当今的三皇子,那个一心打算让自己爱上他然后再拿自己当脚踏的心机男,待缓过神思她便礼貌的欠了欠身。

     古代就是这样,原本,她是他二哥的妻子,他的嫂子,轮身份该高他一级才是,可在古代,男人才是主,所以该行礼的人倒成了依依。

     “不碍事的,只是,碰巧路过……”一听依依如此得体而生疏的道谢,司徒牧反而有些面颊微红,尴尬了起的。这让依依不仅打心眼里鄙视起这个男人的做作。

     “明明心眼那么坏,面上还装的跟个小正太一样,真恶心。”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可面子上怎么也不能翻,毕竟轮心眼,她杨依依还嫩了点,要真捅破那层迷人的假象,她估计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然而,客套归客套,依依可没忘记今天自己的主要目的,可看着那张明明已经算是摊牌后还那般做作的面容,她还真是想破脑袋也想不透是为什么?

     转身,心里默默从十开始倒数,她倒要看看这个男人能沉默多久,玩心眼,她虽然还嫩可是非分辨的能力可是半点也不比人若,怎么可能相信这男人就是碰巧路过,然后,再碰巧替自己解围呢?

     果然,还未数到四,身后便传来了那一如既往的温润“你恨过我么?汐儿…”

     有了开始,依依也索性也就见好就收了,假装迟疑的顿下脚步,虽然,她在心里也极其希望自己能够更入戏的挤出几滴泪来,可,过去的二十一年她已经习惯了坚强,不管在心里如何抽打自己,或是努力去回忆那孤独的过往,此时此刻仿佛都无济于事。

     心里正想着,要以哪一种方式回头,身体却在下一秒被那个熟悉的臂膀紧紧的抱住,依依当即不由一惊,心道:“这男人是不是太大胆了?这可是大街上啊,虽然,这条路到目前为止依依都没再看见一个路人的经过,简直是奇迹的寂静,可这毕竟是光天化日之下不是吗?”

     “先不说自己是二皇子妃,如今睿王爷的王妃,他是三皇子这层叔嫂关系,就冲这时代,男女并肩而走就是大忌,这男人也……”

     依依仿如雷击般,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腰间的那双紧扣的大手,半天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神思还未转醒,耳边又再次传来了那急切的温润,同时还略微带着那一丝毫不隐藏的痛苦:“大婚那天,我…”

     闻声,依依的大脑也清晰了很多,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又在挖什么陷阱,之前的什么表哥表妹她还没弄清楚,如今,要有玩什么把戏,那她整天就别想其他,光顾着去理清这个男人制造的那团乱麻就够了。

     “三皇子多虑了……”依依快速挣开那强有力的臂膀,退的老远,然后低着头有些避嫌道:“三皇子若是没有什么事,那本王妃也该回府了,曾今三皇子对本宫的恩典,本宫没齿难忘……”

     依依急急的说罢便快速跑出了街道,秋绿先前说去买糕点,应该就是去请这个男人!刚刚情急之下,跑的老远,也不知道叶儿有没有疑心。

     “主子……主子……您没!”

     刚出了巷口,迎面不知何时已经会和的叶儿和秋绿便找来了。回望那长长的街道,如今已是空无一人,司徒牧不仅没有追来,而且还快速的消失了,这不仅也让依依心里踏实了不少。

     “主子,你在看什么?您可不知道刚刚您踢的那人就是太子殿下……”叶儿一见依依神思恍惚的后望,便略微担忧的开口,而后便和着秋绿一人一边的把依依护在中间。

     走了一小段,依依才想起,秋绿刚刚所说的糕点,虽然,她早就知道那不过是个幌子,可此时,看她手里还真拎着一个纸包,便忍不住开口道:“糕点买着了?”

     “恩,主子……今个儿碰巧咱们王府的小路子在排队,所以奴婢就让他代买了……”秋绿一脸邀功的着,同时还不忘把手中的纸包在依依面前晃了晃。

     看着虽是一脸的诚实,可依依知道这应该又是故意为之的效果了。

     心道:“其实也苦了这个时代没电话,要能有部电话,还真不知道,这丫头能玲珑到什么程度。”

     其实,这次还真是依依多想了,秋绿本是要去通报,可司徒牧却是碰巧不在别院,无奈只得折回那糕点铺子,而她所说的话也半点不假。

     另一边。

     司徒牧望着那清冷独自离开的背影,不知为何,心中突然会有一丝不舍。

     一路缓步回到自己的府邸,他脑海中却总是映现着,那紧要关头挺身而出却有些自不量力的娇小身子。

     他本可以视而不见的坐在马车,他本可以只是暗地里扔个小石子过去,本是可以一道掌风解围……可不知为什么,仿佛再看到那个巴掌就要落上那张清冷的小脸时,他心中却是那样的愤怒,却是那样的不舍,忍不住要越出马车,更忍不住要在她的眼前出现。

     “三皇子回!”

     直到那座富贵的府邸前一声喜庆的禀报声传开,司徒牧这才回过神来。

     疲倦的摇了摇头,再抬眼,府门前一身华贵端庄的慕容嫣儿,也就是他心心念念了十余年那个亲梅竹马的女子便一脸温婉的出现了,同时传入耳膜的还有那如黄莺啼鸣般的动听声音:“臣妾见!”

     司徒牧抬眼,看着那张曾经自己日思夜想不惜以生命冒险也要调换回府的女子,可不知为何,此时,却感觉恍如隔世,心中那种悸动,那种迫切似乎不知再何时便已经变幻成了陌生。

     看着,那淡淡不起涟漪却已经分神的俊脸,慕容嫣儿,突然心中悠然而起一种莫名的恐惧。。

     前一刻驾马车的小厮回府时,已经向她禀报了一路上的事情,她本还不以为然,以为,自己爱着的那个侠肝义胆的男人,只是好心的一时,出手却无意间解救了那个女子,可此时,那样黯然的神色,也不得不让她想起,昨天自己妹妹的那句提醒,“姐,你可是要看牢三皇子了。”

     心下不仅疑惑道:“难道,十年的感情真抵不过那个乞丐的半月之久?”

     街道上,当依依从茶楼出来之际,已是夕阳西下了。

     酒肆茶馆,小摊小贩各种各样的叫卖声,谈话声,笑声,不断地充斥着耳膜,红墙黑瓦,斑斓彩衣,各色各样的色彩冲击着视觉,可不知为什么,心中却突然升起一种莫名的悲伤。

     看着,街道上娇俏带羞的姑娘,多情倜傥的公子,天真活泼的孩童,庄严古朴的老人,风韵犹存的贵妇,成熟魅力的商人……她突然想要好奇的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也就是这个乞丐女的身份。

     她不相信命运会真的那么可怕,居然让自己两世为人都是无依无靠。

     想着想着,依依便禁不住有些伤感,不知道这个时代的这个身体会不会有一个七八十高龄的母亲或者父亲在期盼着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一颗能称作真是的心在寻找着自己。

     虽然,这样的思维很荒唐,但她却不得不在此时联想到那个她一向都不需要想的老头,那个严厉而苛刻的老头,外公。

     这些年她几乎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当年他是那样的选择,选择让自己在失去亲人的同时也失去金钱,生活一无所有。

     叶儿和秋绿见主子一脸伤感,还以为是之前得罪了太子,而在忧心,所以也只是欲言又止的立在一旁。

     三人,各有所思,突然,一声粗暴的叫喊声自不远处响起。

     叶儿和秋绿这才赶紧把叶儿拉向一旁,动作间,一辆装饰华丽的牛车已经驶到面前了。

     依依这才晃过神来。看着,那朱红色的木车厢,上面雕刻着鸟兽成双和花团锦簇的精美图案。深紫红色的布绒窗帘,金黄色的花式流苏,在风中摇曳着,艳丽生辉。

     “想必也是哪家富贵人家!”依依忍不住低语道。

     “主子,是慕容将军的二小姐。”

     “哦,难怪气场那么大,原来是将门出生……”依依说罢,马上转头望向车厢,对将要从里面出来的二小姐带有几分期待。

     驾牛的车夫跳下地来,对周围的人群大声地吆喝,“别挡着我家小姐!”

     说着,那车夫还挥动双臂驱赶凑热闹的人潮。

     “乾安,赶开了那些人了吗?”车内传出一道温柔似水,清如夜莺的声音。

     虽是那般的动听声音,可说的话却那样令人不爽,不带半点将门虎子的豪爽,却是拿酸不拉几恶心又令人难以忍受的小姐脾气……

     依依打心眼里,给这张好奇的脸打画了个叉,正要回头,朝人流的另一端走去,却在憋眼间,看见那华丽高贵的帘幛慢慢地被撩起……

     一看依依就傻眼了。

     那哪里是女子的腿脚?明明就是一双象腿?小腿比依依的大腿都丰盛了不少,一双不知是不是被刻意拘谨过,而横肉暴生足足有四十二。三尺码的大脚,硬是塞在一双娇俏的有些像儿童的小鞋内,要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看的依依都禁不住胃里一阵翻滚,心想,”早知道是这般惨景,姑奶奶我就不看了。”

     慕容一走出了车厢,人群中一片哗然,不知是因为那华贵打扮,还是因为她的虎背熊腰。

     不过,那慕容小姐显然不理会这些,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或者也很喜欢成为人群中的焦点,依旧昂首挺胸地在人群的注视中,从容地走向依依的身后的月香楼。

     艳红的轻纱衣裳,金线绣的牡丹刺绣在夕阳下灼灼生辉,从内透出来的高傲咄咄逼人,不敢叫人直射。珠光宝气的头饰、首饰插满头挂满身,既累赘又俗气,富贵得叫人受不了。

     秋绿和叶儿也在那巨大的身形经过时,忍不住翻了白眼,看着两人那一脸不服气的神色,依依猜想,此时,这两人一定是在心底不约而同的说:“瞧,我们王妃也没有她那么张扬!”

     在经过依依身边的时候,慕容小姐突然瞥了依依一眼,顿了顿,脸上闪过一抹惊讶,涂得猩红的小嘴张了张,只是,终究什么也没说就径直走进了月香楼。

     依依也不多奇怪,毕竟,在这样的美女面前,被人吃惊也正常不过。心中也突然,第一次为自己的容貌骄傲起来。

     虽然,她前世也算美丽,今生也不落后,可她眼里除了钱就从来没好好的在乎过自己这张脸,每天洗脸梳头,几乎都没用过镜子,不止前世这样,就连今生也这样。即使她象征性的坐在铜镜前,可也从未认真的审视过自己的五官。

     然而,依依不知道的是,当她缓步离开后,阁楼之上那张大饼脸这才似凝重似疑惑的遮掩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