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7章 小偷(1)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顿时,她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猛的一拍脑门暗骂一句:“该死的二货,你怎么把这生死攸关的逃亡给忘了……”

     这时,人圈外,忽见,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走了朝她挤了过来,脸上似乎还带着一丝熟悉的笑容,仿佛他认识她一般。

     依依正邪魅的合计,是不是可以借故……忽然,得诧异,那男孩挤进人群?了她一下,然后连道歉也不说又朝她身后挤走了。

     依依顿时警惕的摸了摸一下腰间,果真钱袋被偷了,气愤的转身就扒开人群追去,:“站住,竟敢偷你姑奶奶的!”

     一脸追嘴里还一边冒着脏话。看的她身后的商贩一个个都眼直脸青了。

     还好,依依反应快,再加上心里本来就憋着气,曾今的二十年她又是不断攀岩奔跑,所以没几步便抓到了那毛贼的后背衣衫。

     可那小家伙还一直不知死活的想要挣脱,依依实在是气坏了,便拿出了几千年的防狼看家本领“过肩摔”脚下一杠,手腕一抓,那小偷重重的摔向地面,趁小偷被摔的眼冒金星时,依依把钱袋从他手中夺了过来。

     这可是她预计的余生生!能让这小贼把了去么?

     答案显然是!

     “敢偷我的钱,我再让!”

     依依一边大声的骂到,一边用脚狠狠的踢他。

     也不知道踢了多久之后,秋绿突然走过来拽了拽她的衣袖,并用眼神示意她往四周看。

     依依不明白她的意思,当抬头往四周看时,才发现有许多看热闹的老百姓将她们四周围了个水泄不通。显然,比之前商贩的围堵更为火爆……

     只是,这些看稀奇的人貌似都有眼无珠,竟然指责的不是小贼大胆,或是该死,而是……

     “你瞧瞧……这一个姑娘家的,竟然在大街上打起人来了,还说脏话,这像什么话啊?”

     一个扮象极其村姑模样的女人对她身旁的她她她八卦的说道。

     随即一旁的另一个女人便接着道:“就是就是……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以后记着媒人可别……”

     “就是……真是没家教,这到底是哪家的姑娘啊,真没娘教,没爹养!”另一个女人接着说。

     “什么?竟敢这样说我?”

     依依有些怒了,如果说这要和之前相比那之前简直就是随口出出气而已,在这个世界上,或许别人怎么骂她都无所谓,可一旦,触碰到她的父母……那后果铁定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于是,扯开嗓子便回敬道:“喂,死三八,我打小偷关你们什么事啊?脑袋有问!还是你和这小子有一腿,更或者你的老本行也是这第三只手,难怪都六指怪物!”

     依依一口气说了出来,连同人家有六个手指头的伤心事都没逃过她的连环炮,顿时只见那几个女人脸都绿了。

     “瞧瞧,当街骂人,没家教,没!”又一个村妇反驳道。

     “对啊,我是没家教,没教养,怎么着?我没家教,没教养,关你们!”村妇顿时被依依说的哑口无言,再看看周围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打架骂人吗?再看……再看信不信我连你们一!”依依用眼睛瞪着他们,并作出了打架的姿势,周围的人都被我吓得散开了。

     这才空闲的回头看着小偷,才发现他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貌似还有想要逃跑的动机。

     “站住,还想跑?没这么!”

     依依大吼一声,便随即再次把他按到到在地上,一条腿横跨着,一脚踩在那男子的胸前,出口成脏的大骂开来。

     想在她眼皮子低下过,那可不是见容易的事。

     然而,有了之前的乱泼脏水,这次倒也没人再敢围上来看了。

     “表小姐……”

     秋绿终于按捺不住的说,“别骂了……你这样太……太不雅了。”

     “怎么?你也看不惯了?”依依回头话里含刀的看着秋绿说。

     虽然,她已经尽力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了,可一看见这张虚假的嘴脸和那声可笑的“表小姐”她的气就更大。

     “表小姐……您要真是看不惯贼人,就直接交给衙!您看您……这要是让……”秋绿见依依依然没有要停手,反而更加,便再次开口劝阻道。

     “姑娘……请手下!”忽然,一个如春风般温润的声音传来。

     依依恍惚回头,随之,却见一个白衣男子,正一手握了一把精美的玉迪彬彬有礼的朝她拱手。

     男子头颅微低,虽看不清面容,但他那一种仿如嫡仙的气息却让依依第一次能给自己戴上花痴的帽子了。

     见依依许久没有松口,男子不由疑惑抬眼,见依依还在呆滞还以为是她不给面子,于是便再度彬彬有礼的朝着依依拘了一躬道:“姑娘,不知这位少侠拿了姑娘多少银两,若是短缺了,在下愿替他偿还…”

     男子说着,便要从腰间取出钱袋,秋绿见次这才拉了拉依依衣袖,提醒的轻唤道:“表小姐…”

     “哦,不用了,银子没少,只是我一惯不喜欢看这些人模人样又不缺胳膊少腿的男人干这些偷偷摸摸的事情…”

     依依这才缓过神来,毫无隐瞒的指桑骂槐道,脚下也适时松了开来。

     而后,看着那毛贼连滚带爬的起身,她还他忘附上一句,“别再让我下次看见你。”

     那贼连连点头去鸡啄米的感谢道:“是……是……小的不敢了…”不过,貌似今天遇见某女发飙这小子也真够倒霉的。

     然,依依这一刻也从来未曾想过在不久的将来,这个无奈的三只手竟会是她的救命恩人,更是她在这个时代最铁的哥们儿。

     当然,这些都已经是后话了。

     或许是前一刻,依依真的是耗尽全力要揍扁那个霉运的毛贼,刚一声怒气的送走那心有余悸的男孩后,她便感觉头目一阵璇晕……

     正担心自己和该个大接吻,要吻什么部位时,一只长臂却如闪电般快速的接住了她,同时,她还未完全缓和心跳时,她的手腕便压了几根手指,感觉就像是医生在把脉一般。

     不多时,一句温润便再度再她耳边响起,“姑娘,你身子太虚,不宜上街还是是早些回府歇!”

     男子的话很委婉,但是不难听出,大意就是依依刚刚太过凶猛所至。

     打人是有条件反射的,不过能把自己反弹这样,不得不说也只有某女!

     佩服……,整条街都该五体投地。

     男子说完,便从怀间取出一个精美瓷瓶,然后,从中倒出一粒比绿豆还要小上一半的红棕色药丸,放到依依的手心上,“姑娘,这要是专补气血的,你快服!”

     虽然,不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是依依大小的铭言,可此时,直觉告诉依依这男人的话不假。

     虽然,也很不喜欢这种白给的方式,可眼下这软靠在别人怀中的不雅模样却也容不的她拒绝。

     随即抬手把药丸放进口,然后,便大恩不言谢的对着眼前那张俊美如仙的面容绽放出一个笑容。

     仅仅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依依便神奇的感觉神清气爽,“咦?这人真是仙人么?难道自己真有幸吃了仙丹?”

     然,不得不解释,虽然,她没有遇见真的仙人,也没有吃到真的仙丹,可貌似她遇到的这人正是从雪山而来,誓言要保护她一辈子的男人……然而,不得不说好事多磨,当两人再度见面之时,有些事就注定了要错过。

     眼看着那一抹挺拔卓越的背影离开,她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那个怀抱是那样的温暖,是那样的让她感到安心。

     也在这一刻她才充满后悔,“自己怎么都没问他姓名呢?”

     “表小姐,你没事吧,不如奴婢这就去前面雇辆马车回!”秋绿见依依依然木然呆愣,随之便开口略微担忧道。

     然而依依还想拒绝,再继续干自己没干完的逃跑计划之时,那个冷府的车夫,已经赶着那辆她还算熟悉的马车来到了她的面前。

     一时间,这速度,这架势,还真让依依有些庆幸道:“!自己的逃跑计划还没实行。不然还真给自己挖了个大大坑,估计怎么死的都不会明了。”

     “小姐,公子已经在祥瑞成衣阁等您了。”

     赶马的小厮,下了马毕恭毕敬的对依依做了个揖开口道,无奈依依也只能再度踏上那不知明天有没有的路程。

     时间似乎真的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到了依依嫁冷牧的五天以后。

     二月十八,这对一贯爱财入迷的依依来说的确是个绝好的日子。

     只是,在这头一天晚间的又一次偷听中,依依才知道,其实她真正要嫁的人却当今天子的儿子“二皇子”。

     很可!一个现代的孤儿穿越到了古代先是乞丐,再是别人的表妹,再到身份显赫的二皇子侧妃。

     虽然,只是“侧”但这貌似对她杨依依而言,已经是麻雀一跃,飞上枝头是凤凰!

     “不知道,会不会有命享受。”依依在心里可笑的嘀咕着,看着铜镜里那果然如冷牧所说的绝美小脸,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审视这个已经被她占据快一个月的脸蛋。

     看着那白里透粉的肤色,依依也不得不的承认说,这“表哥”对她还真是舍得下本。

     原本第一天来,她还在这面铜镜前震惊过这样绝美的五官却是这么蜡黄的肤色,没想到,不过大半个月的时间,她竟像脱胎换骨了一般。

     脸上即使没有那层薄薄的珍珠粉,也绝对是那种光鲜到有些像电视中曾经的那颗剥了皮的荔枝一般,水嫩嫩,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诱惑。

     虽然,这个身体就像是孙悟空一般凭空出现的,没有真正的亲人在身边,也没有一个认得她的人告诉她实际年龄,但从那仅仅还高估才上一米五的个头,和这张白皙后才看见稚嫩的脸蛋,她估摸也不会超过十五岁那个坎。

     “十五岁?”一个多么童真,多么花季的年纪,而她却不能预知明天是为人妇,还是为一座毫无生气的墓。

     虽然,在那天冷牧替她挑选了嫁衣和衣衫之后,她也想过要逃,但时至今日她还是没能逃跑。

     不仅仅是因为春红秋绿无时无刻都跟在她身边,更因为,无论她想出什么招数,始终都不敢忘记一点,假如她离开了,这两个丫头的死期也就到了。

     这是她昨夜听见的,强调是她不想偷听而偷听来的。

     而且她恰好偷听道冷牧对两个丫鬟的要挟,也是这一刻,她才第一次觉得有人比自己更可怜。

     因为,她们的命都系在一个比她们自己更不值钱的乞丐上。

     也是昨夜,她才知道那个“叶儿”的真实身份竟是至高无上的丞相二千金。

     同时,也就是今天要和她掉包的丞相大千金的那个叫“紫儿”的妹妹……

     很意!自古只听说地位高的和地位低的较劲,谁见过一介商人和皇家较劲的?

     而且一过招竟然就是**?

     天地间自古有两恨不共戴天,第一夺妻,第二是杀父,很难想象,这二皇子发现新娘是她之后会是什么样的悲惨后果,更难想象她杨依依会是如何下场。

     嫁人?害命?

     不用说,她杨依依只会选择前者。

     尽管后者她也算害命,而且还是害的自己,可一和二之间她始终是没得选。

     然而,两个丫鬟的神情就全然不同,就好像是为了冷牧不或者该叫阳,因为那个女人是那么喊他的,应该那才是他的真实名字。去死都愿意,可是,眼看她的终身幸福就要被葬送掉了,她们却连一点同情都没有?

     两个丫头从头都是知道这是一场场阴谋,什么表小姐,什么婚约,都不过是那个那人给她的灌输的**药,只是,这药是给她杨依依吃的。

     然而,也是这一刻依依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那天两个丫鬟帮她检查的并不是身上的上,而是古代女子的清白之身。

     她突然觉得自己要是穿越到一个弃妇身上那该多!

     整个冷府喜悦万千,一番费劲心思的包装之后,依依终于正坐在花轿上,说是,去城里转一圈再回到那个她曾今住过几天,如今变成房的屋子,可实际上,她清楚,这只不过是一个计,一个谎言。

     假如,谎言不拆穿那她杨依依就是万众瞩目的二皇子侧妃,假如谎言被拆穿,今天就是她杨依依毁现代,或者是死亡的日子。

     相较之下,依依自认为还是死亡的指数更高三!

     迎轿的乐师们用唢呐吹着依依认为是噪音发音的曲子,出于好奇,依依还是禁不住掀起轿帘往外看,虽然,这婚礼貌似让人心情很重,可她还是不想错过一个任何满足好奇感的机会。

     只是一眼,依依便忍不住惊讶出了声,因为,在她身后的队伍长得可以和长城相比了。

     街的两侧站满了看热闹的百姓,而那男人就坐在她前方的马上,由于他一直背对着她,所以她跟本看不到他的表情,是喜?是忧?是狠?是虑?

     “不知道他会在半道用什么方法让自己掉包?”依依突然有些凄凉的勾勒了嘴角,发疯的想着,心中甚至也突然想看看那个他的死对头二皇子,到底是何摸样?又是何等草包?所以那个男人才会如此大胆妄为的连他的女人也敢换。

     想到这,依依突然吓得放下了窗帘,不敢再往外看,生怕看到一张傻呵呵的笑脸丑陋的脸。因为,只有傻子才会让人是无忌惮不是么?

     过了好久,轿子停了,媒婆将依依牵到大堂和二皇子拜完堂后,依依就被送到了房里。

     其实,说是拜堂,却一点也不和电视中的一样,不知是因为二皇子身份特别的原因,还是这个时代的原因,没有高堂,没有敬茶,就简简单单的由着礼仪司扯着嗓子喊了一拜天地,二拜宗亲,夫妻对拜,然后就算礼成。

     无所事事的坐在床上,一坐就是一天。

     到了晚上依依实在是坐不住了,因为肚子很饿,便自己掀了盖头。

     这时,她发现这是一个极其华丽而整洁的屋子,倒是有些符合她洁癖的爱好,窗上墙上到处都贴着喜字,屋子正中两只轰动如火似血的蜡烛正不停的滴泪,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哀伤和恐怖。

     床头一旁的矮桌上摆着许多糕点和果仁,还有一壶酒,顿时,她就像一只饥饿的小狗连蹦带跳的就到了桌子前,拿起糕点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以前在现代的电视中就看见过新娘子的第一天很可怜,幸好昨夜半夜她还让秋绿拿了些糕点充饥,不然这会儿应该死饿的连伸手的力气也没有!

     不过,这整整一天,依依心里除了害怕还装着一见她很好奇,也很迫于知道的事情,那就是他们如何把她喝她换掉的?

     而且,貌似已经一天了,也没人追问?

     一路风平浪静,这是不是太奇怪了?

     原来,在电视上看人**或是掉包某样东西的时候,至少也出现一段狗血的情节不是么?

     她甚至好带着几分侥幸的想过,没那么容易,可如今这样华丽的房间显然不是冷府的小庙了。

     想来:“这一路上,貌似轿子也没有停歇过,街道也没有听见什么吵闹,甚至天空一片晴朗,别说下雨,连风斗没吹一阵,难道这现实中的换新娘?换花轿不也需要安排个情节么?”

     想来半天依依已久没有想出这一天的破绽,心里也不得不再度竖起大拇指,“TMD太牛!”